Wednesday, 18 December 2019

希臘水下考古發現距今近2,000年古羅馬大型沉船遺址

希臘水下考古發現距今近2,000年古羅馬大型沉船遺址
Underwater archaeology survey discovered a very large 2,000 years old ancient Roman shipwreck off the coast of Greece


新聞大意:

據外電報導,來自希臘帕特雷大學(University of Patras)的水下考古學家們利用聲吶儀器掃瞄海床並利用機器學習算法分析數據時,在2013年7月至2014年11月期間意外在凱法利尼亞島(Kefalonia)發現了一艘羅馬時代商船的遺址,該發現最近刊載於考古學期刊《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考古學家推斷這艘船的年代約為公元前100年至公元100年之間,距今已有2,000年歷史。該商船沉沒於離岸2公里的60米(約197英尺)深處,而令人驚訝的是這艘沉船的大小:船長約34米、闊13米,它攜帶的載荷估計重達400公噸、而船隻的總排水量估計超過500公噸。在那個年代,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因為多數羅馬的商船只有50英尺長、排水量在100公噸上下,而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所用的聖瑪利亞號排水量僅為150公噸左右。相較之下,在中國比較有名的南宋沉船「南海1號」長度為30.4米、闊9.8米,體積上亦較比它早1,000餘年的凱法利尼亞沉船小。在沉船地點,6,000個裝載著橄欖油、葡萄酒等商品的雙耳陶瓶分佈於一個長30米、闊12米的區域,專家相信,這艘是屬於在古羅馬文獻中被稱為10,000雙耳瓶級(拉丁文:myriophoroi)的商船。顧名思義,10,000雙耳瓶級的運糧船能夠裝載1萬個雙耳瓶的貨物,而雙耳瓶是羅馬時代的標準化陶製「集裝箱」,長0.8米、直徑0.4米,可用作裝載各種貨物。10,000雙耳瓶級是羅馬量產商船中體積相對最大的型號,專家相信,凱法利尼亞沉船是在良好天氣之下沉沒,並保存得相對較完整。考古學家正考慮應該如何研究沉船,由於將整艘船打撈上來不切實際,他們正打算打撈部分雙耳瓶上水,並利用DNA鑑定分析內裡裝載的貨物到底是何種物品。

考古已發現的羅馬時代沉船位置分佈圖

筆者分析及補充資料:

在過去,歷史學界並不相信10,000雙耳瓶級運糧船是真實存在的,因為他們並不相信羅馬時代的造船技術水平有能力量產這種大小的船隻。但20世紀初意大利的考古學家在內米湖中發現了兩艘長度超過70米、排水量超過1,000公噸的羅馬沉船,它們是1世紀羅馬暴君卡利古拉(Caligula)所建造用作消遣用的船隻。即使是內米湖船被發現後,歷史學界對於大型商船,如10,000雙耳瓶級運糧船到底在羅馬有多普遍仍然存在爭議。因為內米湖船僅僅是羅馬皇帝用作個人娛樂所建造的特製船隻,只能證明羅馬有技術能力製造大型船艦,但不能證明它們被批量生產和廣泛使用。一直到1950年,在意大利阿爾本加(Albenga)發現的阿爾本加沉船,才第一次證實了10,000雙耳瓶級運糧船的存在。阿爾本加沉船約是公元前180年至公元前80年的產物,長超過40米、闊超過10米,是第一艘真實有考古證據存在的10,000雙耳瓶級運糧船。此後,考古學家於1967年在法國土倫附近又發現了另一艘同級的羅馬沉船:Madrague de Giens。此船長度同樣超過40米,闊10米,沉沒時估計裝載著5,800至8,000個雙耳瓶的貨物。另外在突尼西亞亦曾經發現同級的沉船:Machdia沉船。眾多考古發現指向一個結論:大型商船在羅馬並不罕見。不過已發現的3艘大型沉船都是位於西地中海,今次的凱法利尼亞沉船是東地中海首次發現10,000雙耳瓶級運糧船的殘骸,可以為羅馬交通、貿易史、經濟史帶來新的觀點。

出現在聲吶圖象上的羅馬沉船

筆者在《超級工程:羅馬是怎樣建成的》系列文章中,曾經討論過10,000雙耳瓶級運糧船和羅馬在造船、港口技術上的發展。事實上,近年的考古發現羅馬城的專屬港口波爾圖(Portus)就是為了日益變得越來越大的商船而建造,因為公元1世紀羅馬的舊港口奧斯堤亞(Ostia Antica)無法讓大型運糧船靠岸,而羅馬城龐大的人口數量對港口物流造成巨大的壓力。波爾圖擁有極其龐大的混凝土防波堤和碼頭,允許200艘以上的大型商船靠岸,它由公元1世紀中期的克勞狄皇帝開工建造第一期、由2世紀初的圖拉真完成最後一期的六角形人工港口,是羅馬工程界的一個建築奇蹟。除了排水量500噸級的10,000雙耳瓶級運糧船和1,000噸級的內米湖船之外,羅馬帝國的海洋工程師更有能力建造長超過100米、排水量數千公噸的超級巨艦,當中最知名的就是「卡利古拉巨艦」(Caligula's Giant Ship)。關於它的資料筆者在早期的文章中有所提及介紹,它目前被埋於羅馬國際機場附近的地底,有待考古學家發掘。

延伸閱讀:
克勞狄的超級人工港口Portus
內米湖巨船、以及卡利古拉巨艦
圖拉真的超級港口

參考資料:
Ferentinos G., et. al. (2019) Optimal sidescan sonar and subbottom profiler surveying of ancient wrecks: The ‘Fiskardo’ wreck, Kefallinia Island, Ionian Sea.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Volume 113, January 2020, 105032.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305440319301190
外電報導:
https://edition.cnn.com/travel/article/roman-shipwreck-kefalonia-fiskardo/index.html

Friday, 6 December 2019

最新證據揭示古羅馬洲際貿易繁榮景況,羅馬城出土木材源自法國東北部

最新證據揭示古羅馬洲際貿易繁榮景況,羅馬城出土木材源自法國東北部
New evidence suggests prosperous long-distance trade in Ancient Rome
Timber used in construction in Rome originated 1,700 km away from North-Eastern France


新聞大意:

在《超級工程:羅馬是怎樣建成的》系列中,筆者曾經探討過古羅馬的各種大規模交通基建,例如砌石的高速公路、港口等是如何便利了商業和貿易,並將羅馬帝國各行省緊密聯繫成一體。羅馬經濟體系雖然曾經被視為一個落後的制度,但在20世紀後半到21世紀,新的考古證據湧現並改變了學術界對羅馬經濟史、國內外貿易體系的看法。在之前的文章中,筆者提及過用於建造羅馬城公共建築的各種石材源自帝國境內不同角落,強而有力地證明了羅馬時代石材貿易路線的發達。但除了石材之外,同樣被羅馬建築師廣泛使用的木材,直至現在前未曾被深入研究。在此之前,考古學家已經知道羅馬帝國統治地中海世界期間,歐洲、北非等地都經歷了大規模的伐林,森林覆蓋率顯著下降,以至到哈德良(Hadrian)期間曾經將黎巴嫩的雪松森林劃作保護區。但除此之外,我們對羅馬的木材產業和貿易所知極少。在一篇2019年12月4日發佈於PLoS期刊的文章中,一件關於羅馬帝國木材貿易的最新證據,竟然是來自於羅馬城本身的遺址。

事情始末,必須追溯至羅馬城C線地下鐵的動工。在建築這條新地鐵線過程中,考古學家們得以一窺隱藏在地表下那個2,000年前的世界。2014年至2016年,考古學家在奧勒良城牆外出土了一座1世紀建成的豪華莊園,並在該建築物底部發現了用橡樹木材建造的地基。一般而言,木材比起其他羅馬人所用的建築材料如大理石和混凝土容易腐朽,要保存至今十分困難。但今次發現帶有木板的建築地基由於位處臺伯河地下水水位之下,保存至今仍相當完整,是在羅馬考古史上罕見的發現。為進一步分析木板的來源,考古學家在其中24塊木板取樣研究,它們大多都有3.6米長,當中最短的僅有1.15米長。利用放射性碳測年,其中13塊橡木的年份可以追溯至公元40-60年,即羅馬皇帝克勞狄(Claudius)執政年間。為了進一步查明橡木的來源,考古學家對這成功測年的13塊木材進行年輪分析,並發現4塊木板源於有250年以上歷史的老樹。通過將樣本的年輪與地中海和歐洲其他地方的木材年輪作比較,考古學家發現這些木材並不是從羅馬附近被砍伐作木材使用。事實上,到了公元1世紀,羅馬人已差不多將亞平寧半島的森林砍伐殆盡,羅馬人被逼從更遠的地方輸入木材。雖然從外地輸入木材是當時羅馬建築師所採用很合理的做法,但年輪對比的結果卻在所有參與研究的專家意料之外。這些用作建造地基的木材,是遠在距離羅馬城1,000英里(1,700公里)之外的法國東北部(當時的高盧行省)被砍伐下來。

在羅馬新發現的木材經分析後確定源自帝國邊陲地區的法國東北部,沉重的木材竟然能夠被運送到羅馬作建築材料之用,顯示羅馬帝國的長途貿易、物流網曾經非常先進和發達

在當時,位於羅馬帝國邊陲的法國東北部仍保存有原始森林,但這裡距離意大利本土十分遙遠,運輸路程很長而且耗費人力物力。參與這項研究的考古學家相信,這些木材是在砍伐後被推進索恩河(Saône)裡飄浮,順流而下至里昂(Lyon)轉進隆河(Rhône)飄到港口,再裝船通過海路運到羅馬的港口波爾圖(Portus),再改以駁船逆臺伯河而上運抵它的最終目的地:羅馬城,路程超過1,700公里。在古代,這所牽涉的物流成本和時間可說是費盡苦心。但既然羅馬人能夠在價值較低的地基中用到了遠方的木材,顯示羅馬交通、貿易網非常發達,運輸成本降低到一個地步這種做法符合經濟效益。除此之外,羅馬用作造船、燃燒取暖用的木材都有可能是從遠方輸入。參與研究的學者Paolo Cherubini表示,這是我們所有的第一個證據證明在羅馬帝國境內存在木材的長距離貿易,使得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羅馬其他地方出土的木材都有可能來自帝國的另一角落。此外,另一位學者Bernabei認為,這也是一個強而有力的證據,證明原來羅馬人有能力組織如此規模龐大、令人印象深刻的遠距離木材貿易,而羅馬的貿易和經濟體系的先進程度超出了原先的認知。隨著更多顛覆性的新考古證據出土,考古學界將不得不重新評估一些關於羅馬經濟史的原有判斷。

參考資料:
Bernabei M, Bontadi J, Rea R, Büntgen U, Tegel W (2019) Dendrochronological evidence for long-distance timber trading in the Roman Empire. PLoS ONE 14(12): e0224077. 
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one.0224077

外電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