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June 2019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24)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建於公元6世紀既阿富汗巴米揚大佛,中亞希臘化佛教藝術既代表作,公元2001年2月26日遭當時統治阿富汗既塔利班政權炸毀

希臘化文明對中亞的影響


中亞(Central Asia),係位於里海到帕米爾高原(中國古稱蔥嶺)之間、南亞次大陸以北既一片廣袤的土地;呢片土地較為貧瘠,易受遊牧民族侵擾,但卻同時係位於中國同西亞歐洲交通戰略要道之上,從古就係兵家必爭之地。希臘化文化影響中亞,係從公元前329年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中亞開始,前4世紀末,包括今日伊朗、阿富汗、土庫曼斯坦、塔吉克斯坦,都處於希臘人統治的版圖之內。希臘化文明全盛時期,其文明既直接影響範圍幾乎到達今日中國新疆的邊界,並建立左大批希臘化城市,例如阿富汗既坎大哈(古名Alexandria Arachosia,即阿拉霍西亞的亞歷山大城)、阿姆河畔的亞歷山大城(有可能就係今日既Ai-Khanoum遺址)、塔吉克斯坦的最遠亞歷山大城(Alexandria Eschate)等等,以安置跟隨亞帝打江山既受傷希臘將士。中亞的巴克特里亞(Bactria)響亞歷山大死後歸塞琉古統治,響呢段期間,不少希臘裔人口湧入呢d新興既城市,帶來先進既科技、藝術、建築,當地既工農商業得到長足的發展。

公元前180年左右,全盛時期既希臘—巴克特里亞(Greco-Bactrian)王國力圖

公元前255-246年,巴克特里亞總督狄奧多特一世(Diodotus I)趁中央政府無暇東顧脫離塞琉古帝國宣佈獨立,成為希臘—巴克特里亞(Greco-Bactrian)王國的立國君主。根據羅馬史學家查士丁(Justin),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係一個高度城市化、經濟發達既國度,有千城之國(拉丁文:mille urbium)既美譽;響希臘人統治之下,中亞地區創造出令人艷羨的繁榮。公元前247年,塞琉古駐帕提亞總督安德拉戈拉斯(Andragoras)趁塞琉古中央政府同托勒密王國大戰宣佈獨立,但大約10年後既前238年,安德拉戈拉斯被帕提亞阿爾沙克一世(Arsaces I)打敗,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同位於地中海世界既希臘化文明中心曾經一度聯繫隔斷。公元前230年,粟特總督歐西德莫斯一世(Euthydemus I)推翻左狄奧多特一世,建立歐西德莫斯王朝,並將其國家既影響力擴展至最遠的亞歷山大城以東。公元前210年,塞琉古國王安條克三世(Antiochus III)派兵巴克特里亞並在前209年的阿利烏河戰役中擊敗歐西德莫斯一世,然而巴克特里亞卻在其首都薄知城(Bactria)的攻城戰中成功抵禦安條克三世既軍隊,結果巴克特里亞王國保住左其主權獨立既地位,並開始同希臘化世界的其餘國家分道揚鑣。響其獨立發展過程中,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逐漸同更近既印度甚至中國接觸,並將深遠影響呢兩個同樣古老既文明。

阿姆河畔的亞歷山大城(Ai-Khanoum遺址)
Ai-Khanoum遺址頭(Corinthian capital)前2

關於中亞希臘化世界既描述,我地除左可以從希臘化同羅馬史學家既記載中得知詳情之外,由於中亞同中原文明既接觸,亦都為我地留下左中國角度關於中亞希臘化文明的第一手記載。公元前128年左右,張騫出使西域來到中亞,親訪大宛、大夏等中亞受希臘化文明影響既國家,呢次係中原同西方城市文明第一次已知既直接接觸,並留下左關於大宛大夏風土人情,以及前者盛產良馬既記載。根據《史記》,大夏位於大宛以南,擁有人口約100多萬,兵力較弱向大月氏稱臣,並且善於經商買賣;而位於希臘化世界邊陲的大宛位於帕米爾高原以西,人口僅有30餘萬、兵力6萬人(現代史學者相信6萬兵力應該有所誇大,因為如果我地信納30萬總人口既記載,大宛係冇可能動員超過總人口1/5既軍隊)。根據漢朝史料記載,大夏同大宛都無疑係城市文明,大宛首都貴山城有內外兩重城牆包圍。西漢時期既漢武帝由於急求良馬對抗匈奴,曾經遣使及帶同禮物到大宛要求對方獻出汗血馬。大宛國王以國家利益為由拒絕,西漢使者向對方發怒,破壞黃金造既禮物揚長而去,結果被大宛國王派人刺殺。漢武帝得知後大怒,於公元前104年派兵遠征大宛,史上被稱為「汗血馬之戰」。當時西漢人口在3,600萬以上,而大宛則是人口僅為30萬左右既小國,並處於希臘化世界的邊緣。雖然擁有人口同軍力上既絕對優勢,戰爭開局時漢軍仍無法迅速攻陷大宛。前103年,漢軍有備而來打算直取大宛首都貴山城,即使面對漢軍響數量同軍力上既壓倒性優勢,貴山城仍然堅守左40餘日,僅外城牆被攻陷而內城牆未被攻陷。然而面對毫無勝算的圍攻戰,大宛貴族深知敵我實力懸殊勝算渺茫,因此發動政變殺死大宛國王並向漢軍投降。然而由於我地知道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已於前125年被北方來的游牧民族大月氏滅亡,因此前104年漢武帝攻伐大宛的時候,到底大宛係點樣既一個國家、而且仲保留幾大程度既希臘化特徵同文化?呢點仍然係一個疑問。而我地可以肯定既係,漢攻大宛之戰之前,希臘人早已經不再是中亞地區的統治者。

1958阿富汗坎大哈出土阿育王詔令希臘文同阿蘭文雙語銘刻在石碑之上

希臘化文明對印度、佛教既影響

根據印度既考古挖掘成果,希臘藝術係從公元前3世紀開始影響印度藝術,希臘化藝術響南亞次大陸上體現響建築同宗教之上。除此之外,希臘醫學的四體液論亦都傳入印度,影響印度的傳統醫學,而印度既數學同天文學亦都可以見到希臘化既影響。阿富汗坎大哈出土不少希臘文的銘文,再一次證明希臘文化響中亞既影響力,當中最著名的一份銘文係於印度阿育王登位第10年(公元前260年)頒佈既阿育王詔令(Kandahar Edict of Ashoka),詔令以希臘文同阿蘭文雙語銘刻在石碑之上。然而,希臘人對印度更直接既影響,要等到公元前2世紀到公元30年既印度—希臘王國(Indo-Greek Kingdom)時期。約公元前180年,曾經強盛一時既印度孔雀王朝瀕臨崩潰,巴克特里亞國王德米特里一世(Demetrius I)揮軍入侵印度,有記載指德米特里一世響戰場上從來未遭遇過失敗,因此被稱為「不敗者」(Aniketos)。根據羅馬史學家斯特拉波(Strabo),德米特里一世以及其子米南德一世(Menander I)既希臘的遠征軍除左從印度手上奪回印度河流域(Indus Valley)有大量希臘人聚居的地區之外,甚至到達連亞歷山大大帝本人都從未到過既印度東部恆河地區,深入印度的腹地,最遠曾到達孔雀王朝首都帕特納(Pataliputra)。前113年,印度—希臘王國既使節希利奧多羅斯(Heliodorus)造訪印度中部既維迪斯哈(Vidisha)並立一石柱碑作記念,顯示希臘人已經深入印度腹地並跟印度人有過深入交流。印度—希臘王國既統治大約持續左200年,到公元10年左右,印度—希臘王國已經完全損失所有領土。但有歷史記載,即使到左公元2世紀印度被貴霜王朝統治時期,部分位於印度境內既希臘化城市仍然存在,仍保存希臘化既建築風格,且有希臘裔人口居住。貴霜王朝早期亦都大量使用希臘文字和語言,並對希臘宗教相當寬容。而公元1世紀繁盛既印度—帕提亞王國(Indo-Parthian Kingdom)硬幣上仍然使用希臘語銘文。希臘化文明對印度政治、經濟上既影響力,一直持續到希臘化時代響東地中海落幕之後,並持續左數百年既光景。

德米特里一世前200至185ΒΑΣΙΛΕΩΣ ΔΗΜΗΤΡΙΟΥ西

希臘化文明對印度、甚至廣義東方既影響,並不止於經濟既交流、軍事上既征服;事實上,希臘化文明對於東方影響得最深遠既領域,可見於宗教信仰史之上。有關於希臘人對東方宗教既影響,除左有上一集提到過既基督教(對希臘人而言,黎凡特既一神教起源於希臘東方,因此亦可被視為東方宗教)之外,另外一部分既影響可見於佛教之上。佛教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5世紀既尼泊爾王子釋迦牟尼,然而響希臘化文明來到印度之前,印度既佛教徒係唔會拜佛像既,因此佛祖的真實相貌已不可考。印度—希臘王國建立之後,部分移居中亞及印度既希臘人改信佛教,而印度既征服者米南德一世據考係第一位改信佛教既希臘化國王。部分希臘人改宗之後,將佛教跟希臘多神教結合,建立一個被稱為希臘化佛教(Greco-Buddhism)既流派。希臘人佛教徒開始借用希臘太神陽阿波羅的形象為佛陀造像,並奉海克力斯為佛陀既守護神。公元2世紀的犍陀羅藝術浮雕中,佛陀既守護神金剛手菩薩(Vajrapani)以希臘大力神海克力斯(Heracles)的形象出現響佛教藝術之中。可以咁講,東方既佛像藝術歸根究底起源於希臘化佛教,並於東漢年間傳入中國。關於希臘化佛像藝術對中國既影響,可見於敦煌莫高窟(約公元366年左右建成),筆者會響下一篇文章講希臘化文明對中國既影響時候再深入討論。

希臘大力神海克力斯(Heracles)海克力斯

希臘化佛教既影響,響希臘化時代結束後既多個世紀仍然可以響中亞隨處可見。唐高僧玄奘前往印度取西經的過程中曾經經過巴米揚山谷,並以文字記載當地繁盛既佛學院,同宏偉壯觀既巴米揚大佛。當然,或許各位讀者都會有一個疑問,到底印度—希臘王國有幾希臘化?因為當時希臘人已經大幅採用東方文化甚至改信東方宗教,印度—希臘王國既希臘成份可能都存在疑問。歷史學界對此並無一致既結論,但我地知道響印度既希臘化城市仍然以希臘傳統既棋盤式街道建設,並有大量希臘風格既建築聳立其中。城市不少精英仍然保留住希臘血統,並會讀寫希臘文。雖然部分定居響印度既希臘人最終改信左佛教同印度教,但筆者認為咁並不等於佢地已經唔係希臘人,或者已經放棄希臘人既身份認同。事實上,由於印度宗教都係屬於多神教,因此並不會排斥對其他神明既崇拜,希臘化佛教徒仍然好大可能會拜希臘人既神明,並將後者同佛教既神明一同供奉。再講,即使係公元4世紀後,羅馬帝國境內東地中海及希臘本土既希臘人大批放棄多神教,改信從猶大地傳入既一神論基督教,並奉三位一體既耶和華、耶穌、聖靈為唯一既真神,徹底放棄古老的宙斯、阿波羅同雅典娜,但歷史學界並冇因此而將佢地視作不正統既希臘人,反而將之視為希臘歷史既一個重要過渡同轉捩點。既然係咁,我地又點解要堅持話改信左佛教既中亞、印度希臘人唔屬於正統既希臘人呢?

印度孔雀王朝(Mauryan Empire)首都帕特納(Pataliputra)出土的希臘化樣式石質柱頭,用於王宮建築中,製造時間約為公元前3世紀,明確證明左希臘化文化傳入並影響印度的建築藝術
犍陀羅藝術(Gandhara art):希臘化佛教(Greco-Buddhism)的佛像,風格深受希臘化藝術的影響。事實上,佛像乃希臘化文明與印度佛教融合的產物,在希臘人征服中亞前的本土佛教並沒有佛像,犍陀羅藝術後來傳入東亞及東南亞,深遠影響了亞洲佛教的造像傳統

伊斯蘭教勢力對中亞的征服:希臘化佛教既終結

從公元1世紀初印度—希臘王國終結之後,希臘化佛教既影響力響中亞印度一直持續左好多個世紀,直到公元7至8世紀,阿拉伯帝國倭馬亞王朝(Umayyad Caliphate)征服中亞同印度河流域之前,中亞佛教仍然繁盛並深深影響更遠既東方,包括當時既大唐帝國。公元7世紀,阿拉伯帝國戰勝中亞諸國及唐朝遠征軍,之後響中亞進行針對異教(主要係佛教)慘無人道既宗教滅絕、對佛教徒既屠殺同強制伊斯蘭化,佛教自此響中亞同印度河流域近乎消聲匿跡。直到今日,阿拉伯征服既影響力仍然相當顯而易見:中亞同巴基斯坦一帶,至今仍然係伊斯蘭教既勢力範圍,巴基斯坦亦都係今日按人口計第二大既伊斯蘭教國家。

Tuesday, 18 June 2019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23)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波斯帕提亞王朝(Parthian Empire,中國古代稱之為安息)的建築風格深受希臘文化影響,圖為位於伊拉克的帕提亞王朝遺址:哈特拉(al-Hatra),立柱和拱門設計帶濃厚希臘化風格

希臘化文明對羅馬及帕提亞波斯的影響


公元前1世紀,曾經主導歐亞大片土地既希臘化文明正面臨嚴峻既危機:響西邊,新興既羅馬共和國已經征服左歐洲北非大片土地,包括意大利半島、迦太基、西西里、巴爾幹半島、小亞細亞等,並向托勒密埃及同塞琉古王國步步進逼。響東邊,中亞新興既帕提亞王朝擊敗左搖搖欲墜既塞琉古帝國,將後者逐出中亞同伊朗高原,到左公元前87年,塞琉古甚至失去美索不達米亞既核心領土,勢力範圍縮減至地中海東岸一小片狹窄既領土。公元前63年,塞琉古領土完全被羅馬共和國吞併,而公元前30年,托勒密埃及既最後一任女王克麗奧佩脫拉七世(Cleopatra VII Philopator),即歷史上有名既「埃及妖后」自殺身亡,埃及正式成為羅馬共和國既一部分,歷史學界普遍認為,呢件事代表住希臘化時代既結束。然而,希臘化文明係唔係就咁隨希臘化時代既結束而壽終正寢呢?歷史記載話比我地知,希臘化文明既影響力並無隨住埃及妖后既死而消失,相反,希臘文化響托勒密王朝以及塞琉古王朝滅亡後既好多個世紀仍然深刻地影響住歐亞非好多唔同既文明同國家,並深遠影響世界格局好長一段時間。響《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既最後一部分中,筆者會簡短介紹希臘化文明對地中海世界、美索不達米亞、波斯、中亞、印度甚至中國既影響。而筆者會從希臘化國家既直接繼承者:羅馬同帕提亞波斯開始,講述希臘文化對呢兩個國家文化組成既意義。

位於羅馬市中心既古羅馬廣場(Forum Romanum),羅馬文化各方面均受希臘化文明影響

公元前30年,羅馬征服托勒密埃及,成為歐洲、北非、以及地中海東岸無可置疑既霸主,然而羅馬既文明同文化,其實從好早就已經受比其擁有更久遠歷史既希臘文化所影響。羅馬所用既拉丁字母(Latin alphabets),其起源於意大利南部希臘殖民地所用既優卑亞字母(Euboean alphabets),係希臘字母既其中一種。羅馬多神教所崇拜既神明,好多都源於希臘,例如朱比特源於宙斯,愛神維納斯源於阿芙蘿黛蒂。而羅馬最早既法律十二銅表法(Duodecim Tabulae),正正就係羅馬響公元前450年派人到希臘雅典等地考察參考希臘法律所擬制而成。此外,羅馬既服飾托加(Toga)亦係參考希臘服飾Himation發展出黎,而羅馬男人亦都如希臘男人一樣蓄短髮以方便作戰,同歐洲其他地區蠻族留長頭髮有顯著差別。羅馬建築早期未大量使用混凝土之前,亦都係明顯以希臘建築風格作為藍本,例如神殿同半圓形劇場等。羅馬人既大理石雕塑藝術,亦都有好多係希臘化時代既作品複製本,而羅馬既雕塑亦都深受希臘化雕塑寫實風格影響。當羅馬征服希臘化世界之後,即使拉丁文成為全國官方語言,但羅馬統治者並未有如中國古代既秦始皇一樣強逼全國使用統一的文字,因此帝國境內劃分為使用拉丁文既西部,同使用希臘文既東部。響羅馬帝國統一的時代,羅馬東西部仍保持住語言、文字、人種、文化以及經濟上既差別,帝國東部普遍使用希臘文作為實際上的通用語,並且有大量希臘裔人口居住,而由於佔據重要既貿易路線以及高度發展既文明,東部經濟長期比西部歐洲地區發達富庶(作為帝國核心既意大利半島除外),呢d都種下左羅馬帝國最終東西分裂既遠因。到左羅馬帝國時代,希臘文化進一步滲透羅馬,甚至獲得部分羅馬皇帝所推崇。1世紀既羅馬暴君尼祿(Nero)熱愛希臘歌劇,並經常親自上場表演。2世紀五賢帝中被認為係「小希臘人」既哈德良(Hadrian)響帝國境內大量建造希臘式既建築,並仿傚希臘哲學家留鬚,打破左一直以來羅馬皇帝將鬍鬚刮乾淨既傳統。哈德良亦都係一位同性戀者,有傳佢同性戀既傾向都係同佢推崇希臘文化有關,因為希臘人並不視同性戀為社會禁忌,而羅馬文化則傾向反對同性戀。另一位「五賢帝」馬可‧奧勒留良(Marcus Aurelius),亦即係《沉思錄》作者,有名既哲學家皇帝,係一位希臘化哲學門派「斯多葛學派」(Stoicism)既追隨者。

2世紀羅馬皇帝馬可‧奧勒留良(Marcus Aurelius),五賢帝中既最後一位,係希臘化斯多葛學派既追隨者

公元4世紀,羅馬傳統的多神教逐漸衰落,基督教逐漸抬頭,然而即使係呢個起源於猶太人既一神教都深受希臘化文化既影響。例如基督教最重要既經典《新約聖經》本來就係以希臘文所寫成,而好多早期教會都由希臘人所組成,例如安提柯、以弗所、哥林多等既教會都係建立於希臘化大城之內。然而除此之外好多人並唔知道,基督教神學(Theology)對希臘哲學既借用同採納深度遠不止於此,甚至有種好大爭議既講法稱基督教為「希臘化既猶太教」。早期基督教領袖受新柏拉圖主義和斯多葛哲學影響,運用希臘哲學中既邏各斯(Logos)奠下三位一體呢個基督教最核心神學教義的基礎,以及進行耶穌基督的神性及人性之間的思辯。可見希臘化文化既影響,以基督教作為載體滲入到採納呢個新宗教作為國教既羅馬帝國之中。隨住羅馬帝國既分裂以及東興西廢,領土覆蓋前羅馬帝國希臘語地區既東羅馬帝國亦日益傾向去拉丁化。東羅馬帝國皇帝查士丁尼(Justinian I)係最後一位以拉丁文為母語既東羅馬皇帝,希拉克略(Flavius Heraclius)正式將東羅馬帝國既官方語言由拉丁文改成希臘文,另一位幾乎同期既東羅馬皇帝莫里斯(Maurice)自稱巴西琉斯(Basileos,即希臘文的βασιλεύς,指皇帝/大國君主)而非奧古斯都,有部分歷史學者認為呢個係東羅馬帝國變成拜占庭帝國過渡既轉捩點。雖然從查士丁尼到君士坦丁十一世,拜占庭既國號一直係羅馬帝國而拜占庭皇帝一直都係合法既羅馬皇帝,但拜占庭受希臘化文化極深既影響,都令佢同沿用拉丁文化既元首制羅馬帝國有顯著差別。

帕提亞國王弗拉特斯三世(Phraates III,公元前70-57年在位)年間發行的銀幣,背面刻有希臘文銘文

響羅馬帝國既東邊,前塞琉古帝國既領土繼承者係源於中亞地區既帕提亞人,佢地建立既政權被史學家稱之為帕提亞波斯,中國古籍中稱為安息,以將其同波斯史上其他王朝分別開。帕提亞人雖然自稱波斯的繼承者,但佢地同西邊既羅馬一樣,深受希臘化文明既影響。帕提亞王所發行既貨幣背面銘刻既文字係希臘文,好多帕提亞國王係希臘文化既愛好者,佢地同羅馬人一樣會到半圓形劇場觀賞希臘話劇,而帕提亞每一任國王響銀幣上既銘文中都自稱「希臘人之友(ΦΙΛΕΛΛΗΝΟΣ)以「巴西琉斯當中的巴西琉斯」(ΒΑΣΙΛΕΩΣ ΒΑΣΙΛΕΩΝ)自稱。響帕提亞帝國統治既地區,有大量希臘人在此居住、生活,而偉大既希臘化城市底格里斯河畔的塞琉西亞(Seleucia-on-Tigris)係希臘人既聚居地,同帕提亞首都泰西封(Ctesiphon)隔河對望。響公元117年圖拉真(Trajan)麾下既羅馬軍隊攻破,並於165年被徹底摧毀之前,曾經有60萬人口並且係帕提亞人統治下仍保持完全希臘化風格既大都會。除此之外,帕提亞的建築風格亦深受希臘化影響。例如曾經因響公元116年同198年成功阻擋羅馬軍隊攻勢,並於2015年被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摧毀既古城哈特拉(al-Hatra),就係一座帕提亞人以希臘化風格建造既城市。城內建築,包括石質立柱、拱門均模仿希臘風格。事實上,直到薩珊王朝(Sassanid Empire)將帕提亞王朝擊敗並取代,之後強行復古恢復古波斯文化之前,波斯及美索不達米亞一直都處於希臘化文化圈的影響之下,時間持續數個世紀之久。

帕提亞古城哈特拉(al-Hatra)的希臘化式拱門及立柱,顯示帕提亞波斯帝國深受希臘化文化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