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April 2019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22)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以弗所(Ephesus)古城的塞爾蘇斯圖書館(Celsus Library)遺址:圖書館同官方支持既研究機構,加上開放寬容既社會氣氛,係希臘化科學、藝術得以繁榮興盛既秘密

為何希臘化時代能夠產生高度的學術成就?

筆者用左20集既篇幅大約簡介過從亞歷山大大帝起希臘化時代既歷史,以及科學、技術和藝術成就。毫無疑問,希臘化世界響上述各領域既成就確實令人眼前一亮且印象深刻,尤其考慮到公元前3至2世紀短短200年之間(以人類文明史既長度而言,200年只係短暫既一瞬間)誕生既一流學者數量、佢地所貢獻既關鍵突破性進步、產生出既重大學術成果,希臘化文明響距今2,000多年既世界都係一個罕見既異數,乃至直到近代歐洲的科學革命同啟蒙時代前都冇一個文明能夠超越。但講到呢度我地好自然要問一個問題:點解希臘化文明能夠成為一個異數,在古典時代既世界創造出如此輝煌既文明?到底係乜野力量促使希臘化文明的進步,而又係咩力量令到佢開始衰落,最終失去原來所有既活力同創造力?呢d係研究希臘化文明史既關鍵問題,要回答呢d問題並唔容易,但響今集既文章中,筆者會同各位分享對呢個問題既理解,以作為系列文章第一部分既一個小結。

希臘人響古典時代的成就,有部分人會以種族論解釋,呢個古老既理論認為古希臘人係優秀既民族,天生就比其他民族聰明,並以此解釋古典時期及希臘化時期既繁榮同輝煌。呢個理論最先係由希臘人自己提出,例如亞里士多德(Aristotle)響教育年輕的亞歷山大既時候,就向佢灌輸希臘人比波斯人優秀既睇法。首先聲名,筆者並不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對於某某種族特別優秀或劣等之類講法,筆者一直抱極大保留同懷疑。事實上,認為古希臘人係優秀民族既理論,係一種帶有濃厚西方中心論(Euro-centrism)色彩既講法。響現代,呢個理論已經被主流學術界所拋棄。種族論既問題係佢並無穩固既生物學基礎,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古希臘人既智商比其他民族高。而且歷史話比我地知道,希臘人雖然響古代有巨大的學術成就,但響近代希臘人既身影幾乎從偉大科學家既名單中消失,現代既希臘甚至連一個諾貝爾科研類既獎項都冇拎過。近年既DNA測試結果顯示現代希臘人既人種可以追溯到近4,000年前邁錫尼(Mycenae)甚至米諾斯(Minoan)時代並一脈相承,可以講現代既希臘人同古希臘人遺傳學上關係密切,無證據顯示希臘人種遭到大規模滅絕以及置換(Hughey et. la., 2013; Lazaridis et. al., 2017),但希臘既學術成就從古典時代結束起就一落千丈,種族論唔能夠解釋呢個矛盾既現象。再講,近500年既科學、技術、藝術、經濟成就由西北歐日耳曼人種以及猶太人主導,但2,000年前古典時代既日耳曼人種卻被認為係落後野蠻既蠻族,而猶太人響中世紀前既學術成就亦遠遠比唔上古希臘人。呢個從歷史觀察到既現象帶出一個事實:冇一個民族響幾千年既時間內由始至終都主宰科學及藝術領域既成就,隨時間推移,會有d民族因此興起,亦都有民族會衰落。類似既情況響東亞都可以觀察到,古代東亞既發明創造基本上由中國主導,鄰近既日本響唐宋時代作為學生學習中原的文明同文化;但到左近現代,中國既學術成就比之新興既日本顯得黯然失色。呢d歷史都話比我地知,利用種族主義去解釋希臘化時代科學、技術以及藝術既的輝煌,呢個方向注定係一個死胡同。

既然種族論唔能夠解釋希臘化時期既學術成就,咁到底點解希臘人響科學、藝術上會迎來爆炸性發展?筆者相信,解答呢個問題既關鍵在於希臘化時代獨特既政治氣候(political climate)以及制度(institution)對創新、科研既鼓勵作用。希臘人從雅典城邦時代就已經注重哲學,前387年柏拉圖就已經響雅典建立雅典學院,鼓勵思想同哲學既研究同交流。希臘本土較溫和既地中海氣候,使得希臘人能夠比氣候較酷熱既埃及同美索不達米亞投入更多時間及資源響對經濟生產冇幫助既哲學之上。加上希臘距離埃及、美索不達米亞足夠近,能夠迅速吸收呢兩個更古老文明既成果,使得希臘能夠青出於藍,超越後兩者既成就。到左希臘化時代,呢d由古典時期建立既研究哲學文化獲得承傳,並由亞歷山大大帝既繼業者們發揚光大,呢點尤其響托勒密王朝統治既埃及更加可以清楚見到。響托勒密埃及,國王托勒密一世(Ptolemy I)就已經熱衷於學術上既研究同進步,佢本人甚至曾經跟隨歐幾里得(Euclid)親自學習幾何知識。托勒密二世建立亞歷山大圖書館以及博物院,利用重金聘請當時整個地中海世界最優秀既學者到埃及,全盛時期估計有超過100名學者在博物院內進行教研工作。雖然後世歷史學家無法估計托勒密為博物院投資左幾多錢同資源,但有一點係可以肯定,呢個數目一定相當可觀,而且對科學既巨額投資亦都顯示出托勒密政府官方對待學術研究領域既重視。響近2,300年前既世界,呢種官方對學術既大力支持係相當前衛,特別係考慮到響果個年代學術研究對社會經濟、稅收以及鞏固王權並無即時既幫助(唯一既例外係機械製造技術響軍事上既作用),托勒密政府仍然樂於為此投入巨額資金,呢個純粹為進步而投放寶貴社會資源既做法響古代絕對係罕見既政策。為左進一步收集當時整個已知世界既所有知識,亞歷山大城規定入港停泊的船隻必須交出所攜帶既書本,讓亞歷山大圖書館既文書官抄錄,使圖書館內既藏書數目達到驚人既40萬冊。亞歷山大圖書館既成功刺激左其他希臘化國家仿傚:響小亞細亞既希臘化國家巴格門,國王歐邁尼斯二世(Eumenes II,公元前197至159年在位)就建立左一座巴格門圖書館,其藏書量據羅馬作者普魯塔克估計達到20萬冊,館內書架同牆壁留有50厘米空間以促進對流並利於書籍既保存。巴格門從亞歷山大城挖角優秀學者,一時間成為亞歷山大圖書館及博物院最強大既競爭對手。托勒密埃及、巴格門王國、敘拉古、羅德島等地亦都重視科學以及藝術既發展。除此之外,希臘化文明包括官方同民間都對新既科學發現以及技術發明持開放態度,並顯示出極大既包容性,例如容許解剖以及容許研究天文學上既日心理論。呢個環境同土壤對科學進步起左積極、鼓舞既作用。正正因為多個希臘化國家同時採納對創新有利既制度、政策,加上各國之間既良性競爭促進進步,希臘化文明作為一個整體得以獲得令人驚嘆既成就。

19世紀末出土的巴格門圖書館

上面所提到既制度論唔止解釋左點解希臘化科學既崛起,而且仲可以解釋到點解會衰落。原理好簡單:當對創新有利既制度、文化同政策因統治者的取向或戰爭遭到破壞後,發明創造所仰賴既土壤消失,希臘人既學術發展就慢左落黎。例如,亞歷山大港作為學術研究之都既地位,係響公元前145年遭遇第一次命運逆轉。前145年,托勒密國王托勒密八世(Ptolemy VIII)對城內反對佢既學者進行大清洗,很多有名的學者流亡海外,導致亞歷山大城既學術研究衰落。第二次係公元前48年,羅馬征服托勒密埃及以及東地中海世界,凱撒曾經意外焚毀圖書館及博物院既部分。現有證據係即使羅馬人對純科學缺乏興趣,並無如托勒密政府般為亞歷山大港博物院投入巨額經費,當地學術開始慢慢走下坡,但亞歷山大港作為學術研究重鎮既地位一直持續到2-3世紀羅馬時代,並誕生出希羅(Hero of Alexandria)、Menelaus of Alexandria、丟番圖(Diophantus)、蓋倫(Galen)、托勒密(Ptolemy)等重要的學者,當時希臘科學家響古地中海世界仍然有重要地位。然而,古典時代末期既蠻族入侵、大瘟疫以及宗教衝突對希臘學術既影響可以講係災難性,整個東地中海都遭到破壞,包括希臘在內既整個歐洲既學術研究停滯。拜占庭時代希臘人既學術研究集中響君士坦丁堡,但由於缺乏經費、政治上既忽視以及缺乏合適既政治制度鼓勵研究創新,其成果漸被同時期既阿拉伯世界超越。響中世紀,屬於阿拉伯世界既巴格達(Baghdad)智慧宮(House of Wisdom)同西班牙南部安達盧西亞(Al-andalus)取代希臘成為左新既翻譯、學術及教研中心,史稱伊斯蘭黃金時代(Islamic Golden Age)。公元15世紀拜占庭陷落於土耳其人之手,希臘學者帶住希臘羅馬時期留落黎既知識逃離拜占庭,加上西班牙對南部伊斯蘭教勢力既收復失地運動,過程中將多個世紀累積既知識轉移到意大利同西歐,點燃左文藝復興之火,從此西歐成為西方創新的主力直到近代。而希臘本土就一直響土耳其統治之下直到19世紀初。總括而言,筆者相信希臘化學術的衰落主因係因為公元前3-2世紀果種對科學進步有利既制度同政治環境消失,加上戰亂同內亂,所以導致希臘流失大量科學人才,並令希臘人失去創新能力。希臘化時代呢個西方科學和藝術史既黃金時代,終於響政局既巨變之中落幕,但希臘人所創造既知識,將會接下來影響好多個世紀既學者,包括阿拉伯、文藝復興甚至近現代學者,直到今日我地仍然可以感受到其影響力。

參考資料:
Hughey, J. R. et al. (2013) A European population in Minoan Bronze Age Crete. Nature Communications 4:1861 doi: 10.1038/ncomms2871 (2013).
Lazaridis I. et. al. (2017) Genetic origins of the Minoans and Mycenaeans. Nature. 2017 Aug 10;548(7666):214-218. doi: 10.1038/nature23310 (2017).

Tuesday, 2 April 2019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21)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公元前2世紀的勝利女神像(Nike of Samothrace),迎風飄揚既長裙、若隱若現既身軀、振翅高飛既姿態,成為西方古代雕塑藝術其中一件最高水平之作,並深刻地震撼2,000多年後既人們

希臘化時代的雕塑藝術

講左好多希臘化時代響理論科學、應用科技、城市規劃、建築等等上既成就,相信大家都對希臘化時代既學術成就都應該有一個初步既了解,同埋相信大家都會明白點解筆者為今個系列既文章安排一個標題叫「西方科學史第一個黃金時代」。希臘化時代既科學成就建基在古典時代哲學既基礎上,但包含極大既飛躍同原創性貢獻,可以講係響古代世界一盞閃耀住璀璨光芒既火炬,引領住人類文明前進既步伐。但除左科學之外,希臘化時代響其他方面,特別係藝術上既成就好容易會被現代人所忽略。好多人都知道古典時代雅典既巴特農神殿(Parthenon)同厄瑞克忒翁神廟(Erechtheion)上栩栩如生既雕像,但好少人知道希臘化時代巴格門古城(Pergamon)宙斯祭壇(Great Altar)既浮雕。雖然知名度較低,但事實上巴格門祭壇浮雕既藝術價值並不會遜色於古典時代雅典既偉大作品。此外,更廣為人知既希臘雕塑勝利女神像(Nike of Samothrace)、以及斷臂的維納斯(Venus de Milo)兩件千古名作都係出自希臘化時代雕塑家既手上,從呢兩件作品可見希臘化時代雕塑藝術水平之高、真實感之強烈,可謂達到古代史上一個登峰造極既境界,遠遠超越古埃及和古美索不達米亞雕塑既成就。而希臘化時代對解剖學及人體結構理解既進步(詳情請閱覽本系列文章第17期內容),亦都成為左希臘化雕像藝術發展,以及其極度寫實風格既理論基礎。

隨住希臘文明因亞歷山大大帝既征服傳到中、南亞,希臘式既雕塑藝術亦都同印度既佛教相結合,產生出犍陀羅藝術(Gandhara art)首次將佛陀以借用希臘太陽神阿波羅既形象出現響歷史舞臺上,後來傳入中國、日本、東南亞等地,深刻地影響左東方造像文化。可以咁講,今日響亞洲各地廟宇中供奉既佛像,全部都源自希臘化雕像藝術既東傳,甚至近年有理論指早響佛教傳入中國前,秦代兵馬俑既寫實風格都有可能係受到希臘化藝術既影響。關於希臘化藝術對印度以及亞洲藝術既影響,筆者暫時唔講太多,稍後既文章會再深入詳細探討。希臘化藝術既研究涉獵範圍甚廣、作品數量龐大,以短短既篇幅實難一概而論。但響今期既文章中,筆者會集中介紹3個被認為係希臘化時代雕像藝術當中既代表作:垂死高盧人像(The Dying Gaul)、勝利女神像以及斷臂的維納斯。

垂死高盧人像卡比托利歐博物館(Capitoline Museums)

今次筆者要介紹既第一件希臘化時代雕塑名作係《垂死高盧人像》(The Dying Gaul),垂死高盧人像原作係約公元前230年至220年位於小亞細亞既希臘化國家巴格門(Pergamon)國王阿塔羅斯一世(Attalus I,公元前269年至197年)為記念戰勝入侵安納托利亞既高盧人(Gaul),即後來被稱為加拉太人軍隊而製造。雕像曾經被埋入地底,在17世紀初在羅馬市郊既盧多威斯莊園被發現,並於1623年首次被記錄下來。高盧人屬於凱爾特人(Celts)一種,定居於歐洲中部今日法國、瑞士、北意大利一帶,響公元前6至3世紀凱爾特人經歷一波大擴張,於公元前390年入侵羅馬並攻入羅馬城大肆劫掠。公元前約277年,高盧人從色雷斯越過達達尼海峽入侵安納托利亞,並在現今的土耳其中部定居下來。事實上,從菲萊泰羅斯(Philetaerus)時代起,高盧人就一直威脅住巴格門既安全,而早期巴格門國王會選擇向高盧人繳納歲幣以換取和平。根據歷史記載,阿塔羅斯一世係第一位拒絕繳納歲幣既國王。亦因為咁,高盧人決定向巴格門發動攻擊。阿塔羅斯一世響卡伊科斯河(Caïcus)源頭附近同高盧人作戰,並贏得決定性既勝利。

凱爾特人前3
垂死高盧人像既頭部特寫,呈現出扭曲痛苦

阿塔羅斯一世為記念呢次戰爭既勝利,佢命令巴格門既雕塑家建造一件慶祝用既作品《垂死高盧人像》。已佚失的作品原品為青銅製,現存品為羅馬時代的大理石複製品。垂死高盧人像展現出一名裸體高盧人戰敗倒地既垂死形象,外表痛苦、面容扭曲,身上帶有的致命刀傷位於胸口右下方,鮮血從傷口湧出。呢位高盧戰士倒在盾牌上,本來手上所持既長劍、腰帶及號角散落一地。歷史學家通過雕像上的髮型和頸圈的款式辨認出佢係凱爾特人既身份,響雕像出土時,佢係留住長髮而頭髮部分的大理石碎片從頭部脫落,形成如今所見刺狀的髮型。希臘的雕刻家並無因高盧人係敵人而刻意醜化,相反雕像真實呈現出敵人垂死的掙扎,表達生命將逝一刻既強烈煽情感,顯示希臘人視對方為勇敢而值得尊重的敵人。同時希臘人以此宣揚巴格門王國武力既強大,足以擊敗如此勇猛既對手。根20世紀藝術史教授詹森(H. W. Janson),雕塑所傳達既信息係即使敵人係蠻族,佢地仍然知道應如何死去。因為其強烈既真實感同煽情感,垂死高盧人像被認為係古典時代雕塑藝術既一件經典作品,並廣為後世所複製。

法國羅浮宮博物館著位置所展出既勝利女神像

至於第二件介紹既希臘化時代雕塑既大師之作,就係另一件被歷史學家認為係羅得島雕塑家Pythocritus為記念公元前190年在席德(Side)取得勝利而造既雕像:勝利女神像(Nike of Samothrace,約公元前2世紀)。勝利女神像高244厘米,響1863年4月被法國領事及業餘考古學家查爾斯•尚帕佐發現於當時顎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薩莫色雷斯島(Samothrace),1884年開始於法國巴黎的羅浮宮博物館展出,並為羅浮宮既其中一件鎮館之寶,係少數希臘化時代既真跡而不是羅馬時代既複製品。勝利女神像以灰白兩色大理石雕成,基座呈船頭形,尼克(Nike)女神就如在船頭展翅欲飛,而女神所穿既長裙迎著潮濕既海風飄揚,自然下垂的織物在風中皺褶推疊起來,雕塑家對衣物方面既處理顯示出極高既製作水平,整個場景就如將時間凍結起來般真實。衣物前方因風緊貼前傾的軀體上,展示出優雅既身姿,以及女性身材玲瓏浮突的自然美感。而一部分衣物緊貼身體,另一部分衣物迎風飄起既處理方法,係羅德島派雕塑既特點。雕像既頭部同雙臂已經折斷脫落,現今的人無從得知女神的容貌以及雙手的姿態。但人們普遍認為尼克的右臂高舉,手指捲起似左高呼勝利凱旋的吶喊,整個雕像深刻表達出對勝利凱旋既歌頌。根據藝術史學家詹森既評價,勝利女神像係希臘雕塑最偉大的傑作,代表住希臘化雕塑藝術既最高水平。其動感以及真實深刻既刻畫,在文藝復興之前並無任何作品能超越。

法國羅浮宮鎮館之寶之一:斷臂的維納斯(Vénus de Milo)正面,代表著西方女性美學的標準

今集最後一件要介紹既希臘化時代雕塑,係同樣現存於羅浮宮既斷臂的維納斯(Vénus de Milo)。斷臂的維納斯1820年4月8日於希臘既米洛島(Milos)被發現,雕像所呈現既係希臘神話中掌管愛與美的女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即羅馬諸神當中既維納斯(Venus),係約公元前130年至100年既作品。製造斷臂的維納斯既雕刻家普遍被認為係安條克的亞歷山德羅斯(Alexandros of Antioch),雕像高202厘米,比真人稍大,由大理石刻成,兩臂均已脫落丟失。斷臂的維納斯係一尊半裸雕像,上半身裸露,下半身腿部和臀部則由厚毯包裹纏繞。同勝利女神像一樣,斷臂的維納斯對於布料皺褶既處理展現出極高超既技巧,斷臂的維納斯下半身所包裹既布料比前者的衣物厚,而且沒有被海風吹起既形態,而係自然下垂,腳部姿態一前一後清晰可見。斷臂的維納斯的身體符合1:1.61既比例,身體上下半身以肚臍為界的比例正好是1:1.61,即黃金分割比例。因此自從希臘化時代以來,斷臂的維納斯無論以任何角度觀看,一直都係代表住西方甚至全世界女性審美既標準。希臘人愛與美女神阿佛洛狄忒既美,如今超越左唔同地域同文化,成為全人類共同欣賞既藝術杰作。

斷臂維納斯既背部

總結今期內容,希臘化雕塑藝術受惠於對人體結構同比例既進步,而希臘化各國,無論係希臘本地定整個地中海東岸,都誕生左好多技藝高超既雕刻家。佢地既作品有部分被埋於泥土下保存下來,並在近代被考古學家挖掘出土,有部分則被羅馬人複製。希臘化時代既雕塑重新定義左人體既美學,對藝術史影響相當深遠。隨住希臘化文明既擴展,希臘化作品既風格最終影響西至羅馬、東至東亞既造像藝術。雖然希臘雕塑藝術曾經一度因古典文明既崩潰而流失,但於文藝復興時代捲土重來,至今仍主宰現代人既審美觀。由此可見,希臘化文明既雕塑藝術,可謂古典時代一個黃金時代。

參考資料:
楊培中(2010)古文明藝術之旅——希臘, pp.169-173。明天國際圖書有限公司。ISBN: 978-986-63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