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1 January 2019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6)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位於今日阿富汗東北部既Ai-Khanoum遺址,曾經係亞歷山大大帝響中亞所建立的一座希臘式殖民城市

鄉愁與叛逆

公元前330年,距離亞歷山大開始佢東征戰爭既第4年,佢已經征服左波斯帝國既大部分。但作為征服者,亞歷山大當時似乎採納左過多既波斯習俗,包括穿著波斯國王的服裝和引入服從禮及跪拜禮等,都引起佢部將同希臘士兵既不滿。亞帝響征服波斯帝國並深入了解對方之後,似乎漸漸對東方文化產生好感,呢點令佢同其他希臘人起左衝突,軍中一場危機正在醞釀。前330年,亞帝首次揭發軍中一場針對佢既暗殺陰謀,希臘軍中名將帕曼紐(Parmenion)的兒子菲羅塔斯(Philotas)涉事並遭到亞帝處死,帕曼紐更遭到株連而被亞歷山大派人殺死。公元前328年中亞深處既烏玆別克撒馬爾罕,曾經在格拉尼庫斯河戰役中救過亞帝一命的將領克利圖斯(Cleitus)響一場爭執中被亞帝錯手殺死。克利圖斯被殺前曾經批評亞帝的民族融合政策,並指控佢忘本(通過戰爭傳播希臘文化同生活方式)。雖然亞帝酒醒後對佢所做既事極其後悔,但呢件事仍然意味住亞帝因採納東方文化同希臘軍隊主流價值觀既文化衝突進一步發酵。

一年後的前327年,另一場暗殺陰謀被揭發,今次涉事既係陪伴亞歷山大東征並以文字記錄呢場戰爭既希臘歷史學家卡利斯提尼(Callisthenes),卡利斯提尼係亞歷山大跟亞里士多德(Aristotle)讀書時既同學,佢被亞帝處死亦都意味住亞帝同佢老師亞里士多德關係既破裂。同年,亞歷山大與響中亞戰爭中一見鍾情既羅克珊娜(Roxana)結婚,然而,呢段註定唔係一段受祝褔既婚姻。亞帝既部將憎恨羅克姍娜,最重要既原因係因為佢既血統:羅克珊娜係一個亞洲人。佢地覺得亞帝娶左一個亞洲女人,將來生出黎既「雜種」將繼承偉大既馬其頓帝國,係一種褻瀆,係污染左馬其頓皇族既希臘血統。但亞帝一意孤行要娶佢,麾下既希臘軍隊並無力阻止,不過希臘軍中內部既撕裂已經形成,幾年之後,極度思鄉且反感亞帝民族融合政策既希臘官兵將讓亞帝無法再有效指揮,並提早終結呢場浩大既東征戰爭。

翻越興都庫什山脈


興都庫什山脈

同羅克珊娜結婚之後,亞帝翻越興都庫什山脈(Hindu-Kush)進入今日巴基斯坦境內既南亞次大陸,以尋找傳說中世界的盡頭和大外海,當時佢已經距離馬其頓首都佩拉超過4,300公里。亞帝要求原屬於波斯帝國的犍陀羅地區向他臣服,但結果只有塔克西萊斯(Taxiles)願意臣服。亞帝為此退還他的送的禮物,並賜予他波斯禮服、30匹良馬並1,000塔蘭的黃金。至今仍生活在巴基斯坦東北部深山地區的卡拉什人(Kalash people),佢地信仰自然崇拜的多神教而非伊斯蘭教,傳說就係亞歷山大留響當地既部將後代(當然,呢個只係一個無根據既猜測)。公元前327至326年,亞帝軍隊抵達印度河(Indus River),呢度曾經係孕育歷史悠久而燦爛既印度河流域文明(Indus Valley Civilization)既地方,如今正受到馬其頓軍隊既征服。亞帝兵分兩路,一路由赫菲斯提翁率領,在塔克西萊斯協助下準備入侵印度所需既物資並在印度河上架橋。而亞帝則討伐拒絕臣服的當地部落王國。響激烈既戰爭中,本土居民既城市遭到屠城並焚毀,亞帝贏得最後勝利,但佢響戰爭中亦都受傷。傷癒後,佢返回印度河與赫菲斯提翁會合並過河,接受塔克西萊斯的款待以及準備入侵擁有大量戰象以及數量不少軍隊的印度王波羅斯(Porus)的王國。

公元前327/326年,亞歷山大以及馬其頓軍隊翻過興都庫什山脈入侵印度,到達已知世界的盡頭

Sunday, 27 January 2019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5)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阿契美尼帝國首都:波斯波利斯遺址

波斯波利斯的末日

贏得高加米拉之戰的勝利之後,亞歷山大首先經巴比倫前往波斯其中一座最重要的城市,古都蘇沙(Susa)並掠奪當地所儲藏的寶藏。公元前330年初,亞歷山大同佢既將領帕曼紐兵分兩路,帕曼紐沿古老的波斯皇室大道(Royal Road)前進,而亞帝則帶領大部分的軍隊通過波斯之門(Persian Gate)進攻波斯帝國的首都: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波斯之門係通往波斯波利斯既交通要道,其地勢險要,隘口只有數公尺寬並對防守一方相當有利。波斯軍隊預計到希臘軍隊會通過呢個隘口,因此響呢度佈下埋伏,靜待希臘軍隊上當。呢個戰略起初起左效用,希臘軍隊通過波斯之門時,波斯軍向敵軍灑下箭雨和石塊,希臘軍隊傷亡慘重。波斯方面成功阻擋左亞歷山大既攻勢一個月,但後來一位牧羊人向希臘軍隊供出有一條經過山路的秘道,可以繞過波斯之門到波斯軍隊的後方。由於遭到後方而來的襲擊,曾經堅守波斯之門的守軍潰敗,其將領阿里歐巴扎尼斯(Ariobarzanes)戰死。自此,波斯首都波斯波利斯中門大開,而城內的波斯人見大勢已去,決定打開城門投降,而波斯首都內金庫所儲存既7,290公噸黃金和白銀全部落入亞歷山大手上。呢場仗係亞歷山大東征戰爭既轉捩點,亦都係亞帝同波斯之間所打既最後一場重要會戰。得到波斯波利斯的寶藏之後,亞歷山大成為當時整個世界最富有既人,佢一下子就擺脫左對希臘同盟財政上既倚賴,並為佢接下來浩大而成本高昂既東征戰爭提供左近乎無限既財政資助。

波斯帝國境內既皇室大道

攻入波斯波利斯之後,亞歷山大允許佢既部將進行慘烈既屠城。同亞帝之前寬大處理投降的波斯城市做法唔同,今次城內既波斯人遠遠冇咁幸運。波斯波利斯的男人被屠殺、女人被賣為奴隸。亞歷山大響波斯波利斯逗留左5個月,期間當地宏偉的大皇宮突然起火且火勢猛烈,最後呢座當時有百年歷史既建築物難逃被焚毀既命運。呢場火到底點解會發生?有文獻記載指亞歷山大故意響波斯波利斯放火,以報復第二次波希戰爭中波斯軍隊放火焚毀雅典衛城山之仇。亦都有指係佢飲醉左,響酒精作用之下放火。無論真相係點都好,亞歷山大都後悔做左呢件事,並下令希臘軍隊救火。不過到左呢個地步,一切都已經太遲。薛西斯一世(Xerxes I)既宮殿起火之後火勢迅速蔓延,宏偉既波斯宮殿最後響呢場火災中付諸一炬,只剩下長450米、寬300米既石砌基座以及少數既浮雕石柱殘存落黎,見證住波斯帝國曾經有過既輝煌。

大流士三世之死

攻陷波斯波利斯之後,亞歷山大帶住佢既軍隊繼續追逐逃亡既大流士三世,先係到米底亞,然後更深入亞洲內陸既帕提亞(Parthia)。因戰爭失敗而亡命天涯既大流士最終難逃被推翻既命運,當亞歷山大既軍隊接近追上大流士之時,佢既部將貝蘇斯將大流士刺死。亞帝宣稱當佢到達現場時,大流士尚有一絲氣息,而大流士臨死之前既遺言,係將波斯帝國交到亞帝手上然後就斷左氣。亞歷山大決定將佢呢位可敬既敵人按照波斯傳統風光厚葬,並繼續追殺往東逃跑並組織遊擊戰對抗馬其頓大軍既貝蘇斯。公元前329年,亞帝軍隊逼近貝蘇斯既大本營巴克特里亞,該區既人再次叛變將貝蘇斯捉住並交到希臘軍隊將領托勒密手上。托勒密將貝蘇斯交予亞歷山大處置,貝蘇斯最後因謀逆罪被判處死刑,並按照波斯刑罰將鼻子同耳朵割下。

直到世界盡頭

亞歷山大追逐敵人的做法,將佢帶到中亞一帶,佢響當地建立左多座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城市,並將希臘士兵安置到呢批新興建既、按照希臘式城市規劃所建的「希臘化城市」之中,呢d城市包括有阿富汗既坎大哈以及Ai-Khanoum、位於塔吉克斯坦既最遠的亞歷山大城。雖然定居響中亞既希臘人數量並唔多,但佢地帶來的希臘文化同東方文化既融合,最終產生左對後世影響深遠既希臘化文明,而亞帝建立既城市,就正正充當左希臘文化橋頭堡既角色。由於中亞一帶面對受遊牧民族滋擾既問題,亞歷山大最終響錫爾河(Jaxartes,中國古代稱之為藥殺水)同擅長遊牧騎射既斯泰基人打左一場仗。希臘人過河之後,騎兵、步兵倚靠良好既行動協調,先派騎兵上前引誘斯泰基人開始攻擊,並以扭力弩砲投出石彈轟擊敵方陣型,最終打敗左呢批馬背上既民族。呢次亦都係歷史上第一次以扭力投石機被運用於野戰並打贏騎射既戰例,顯示出亞歷山大指揮同協調體制既優勢。打敗斯泰基人,雖然北方邊境穩固,但亞帝將面臨馬其頓軍隊內部日益嚴峻既問題。此時距離亞帝離開馬其頓本土東征已經7年,思鄉心切既希臘官兵將成為亞歷山大宏大既東征計劃中一個不確定既因素。

公元前330年之後,亞歷山大離開美索不達米亞,併吞波斯核心領土並深入中亞地區

Saturday, 26 January 2019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4)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高加米拉戰役中的波斯軍隊陣型,電影《亞歷山大大帝》劇照

東征之途(III)與波斯帝國的第二次決鬥

將埃及降服響其腳下之後,亞歷山大轉向東北面的美索不達米亞,逐漸深入波斯的核心領土範圍,似乎亞帝同大流士之間再次響戰場上相見並一決高下已成定局。但即使如此,波斯國王大流士三世仍未放棄以外交手段阻止對方的前進,佢一共三次去信亞歷山大。第一次,佢要求對方撤出亞細亞並釋放戰俘,亞帝拒絕;第二次,大流土願意割讓紅河以西領土並將其中一位女兒嫁比佢,亞帝亦拒絕;第三次,大流士提出割讓幼發拉底河以西領土並提供3萬塔蘭作戰俘的贖金,並願意與其共治波斯帝國,呢個請求同樣被亞帝拒絕。當一切外交手段用盡之後,大流士知道戰爭係唯一的解決辦法,就響巴比倫重新集結左一支大軍,準備同亞歷山大正面交鋒。深知道此次戰役將決定波斯帝國的命運,大流士集結的大軍人數相當龐大,根據羅馬史學家阿里安,波斯動員的軍隊有騎兵4萬、步兵100萬。雖然現代史學家認為呢個數字經過大幅「發水」,但現代估算波斯仍有能力動員超過10萬人的大軍。除了人數龐大的大軍之外,波斯還出動200輛輪軸上裝有鐮刀的「鐮刀戰車」(Scythed chariots)、斯泰基騎兵以及15隻戰象。而希臘方面則約有4萬步兵以及7000騎兵的總兵力。

亞歷山大於高加米拉之戰前檢閱希臘長矛步兵
波斯軍隊的重裝鐮刀戰車,是美索不達米亞三千多年使用戰車的歷史發展至極致的構型

亞帝的軍隊越過幼發拉底河之後,並無採取向東南方直取巴比倫的行軍路線,而係採用偏北的路線以避開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的酷熱,採用北線亦都方便軍隊補給。大流士派出先頭部隊阻止亞帝的軍隊越過底格里斯河,但呢批先頭部隊並無阻止到對方過河,越過底格里斯河之後,亞歷山大沿河的東岸一直向南進軍。歷史記載過河之後的一夜當地發生左一次月蝕,經天文計算追溯之後,現代歷史學家得出高加米拉之戰的確切日期:公元前331年10月1日。響進軍途中,希臘軍遭遇波斯騎兵,呢批騎兵響亞帝的攻擊之下大部分逃之夭夭,而被俘的波斯兵則向亞帝供出情報:大流士所率領的波斯主力正在附近的高加米拉(Gaugamela)紮營,等待希臘軍隊的到來。

今日的Tel Gomel普遍被歷史學界相信係高加米拉戰役的古戰場遺址
高加米拉之戰的開局形勢圖

關於高加米拉戰場的確切地點,目前歷史學界通常認為係今日伊拉克庫爾德斯坦(Iraqi Kurdistan)境內,其首府埃爾比勒(Erbil)附近的Tel Gomel。大流士吸取左伊蘇斯之戰波斯軍隊因地型狹窄而無法發揮兵力優勢的教訓,佢今次選擇左既高加米拉係一片開闊平坦既土地,咁既地型亦都適合鐮刀戰車的衝鋒。戰爭開局之時,亞帝命令步兵以斜形陣向波斯軍隊中央移動,而自己則率領騎兵和隱藏在騎兵後方的輕裝部隊向右移動,而波斯騎兵則向左延伸,以圖包抄希臘軍隊右翼,但希臘方面成功抵擋了這次攻擊。與之同時,大流士命令鐮刀戰車向前衝鋒,然而,希臘的標槍兵摧毀了部分衝上前的戰車,而餘下的戰車接近時,希臘步兵故意讓開缺口成E字形讓戰車進入,然後步兵將缺口合隴並以長矛摧毀被引誘深入的波斯戰車。此後,越來越多的波斯部隊增援波斯軍隊左翼,並在大流士所在的中央部分造成一個缺口。亞歷山大看準機會,率伙伴騎兵向中央處突擊,隱藏在後方的輕裝部隊則阻止波斯軍隊返回增援,波斯部隊相繼被突破,甚至到一個程度亞帝能看得到敵人大流士三世,並向他投出一支標槍,不過並無命中目標。大流士見勢色不對,急忙上馬逃走。而部署在大流士附近的波斯精銳部隊見總司令離棄軍隊逃跑,軍心士氣紛紛崩潰。

戰爭的終局:亞歷山大的軍隊突破波斯軍缺口,希臘軍亦險被突破,但最後仍以希臘一方勝利告終

雖然如此,未得知大流士逃去的波斯軍隊右翼獲得大批增援,希臘軍隊陷入苦戰。在右翼,波斯幾乎打贏希臘軍隊,但亞歷山大得悉希臘軍隊正面對險況的時候,佢立即放棄追擊逃跑的大流士並往回增援,並擊退波斯右翼。波斯右翼在指揮官馬扎亞斯的號令下往後撤退,卻因陣型潰散而蒙受慘重損失。根據阿里安所載,波斯軍隊被俘加上陣亡達30萬人,其他古典時代的歷史學家則估計數萬人傷亡;與之相反,古代文獻記載希臘步兵傷亡僅數百人,騎兵傷亡1000人左右。由此可見,戰爭是馬其頓和希臘聯軍的決定性勝利,波斯帝國自此失去半壁江山予希臘人。大流士三世預計希臘軍隊會向南進入巴比倫,因此他往伊朗高原大後方的埃克巴坦那(Ecbatana)撤離,並企圖再次組織反擊。但係佢唔會有機會咁做,因為佢好快就被部將貝蘇斯所刺殺。傳說中亞帝得知事件後感到非常惋惜,因為未能夠由他親自在戰場上殺死大流士三世,導致亞帝失去作為勝利者的榮耀。亞帝此後將深入伊朗高原獵殺貝蘇斯,為大流士三世報仇。

Friday, 18 January 2019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3)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羅馬龐貝出土的亞歷山大馬賽克,清楚顯示伊蘇斯戰役中馬背上的亞帝向波斯軍隊發動攻勢

東征之途(II)與波斯帝國的第一次決鬥

隨住亞歷山大深入波斯領土,大流士三世已經開始感到不安並確信必想辦法阻止呢個馬其頓國王既行徑。於是大流士響巴比倫集結一支龐大既軍隊,呢隊軍隊有幾多人?生活響亞歷山大之後約四個世紀既羅馬史學家阿里安(Arrian)同普魯塔克(Plutarch)相信波斯軍隊達60萬人之眾。但經仔細考據,現代學者相信波斯軍隊人數最多10萬,但仍對亞歷山大的軍隊構成數量上既優勢。波斯軍隊並唔係好多現代影視作品中描繪既烏合之眾,佢地當中有1萬精銳既「不死軍」以及1萬希臘人組成既重步兵,並有1萬以上的騎兵參戰。相比之下,亞歷山大的馬其頓及希臘聯軍大約有4萬人,雖然人數處於下風,但手持盾牌同長矛既希臘步兵以16乘16人組成一個正方形戰陣,呢種陣式叫馬其頓方陣,由亞帝的父親菲臘二世所發明。歷史文獻記載,緊密排列既馬其頓方陣甚至可以抵擋敵方弓矢的攻擊。大流士的軍隊響公元前333年11月進軍今日土耳其境內東南部既伊蘇斯(Issus),企圖切斷希臘軍隊既補給線,於是兩軍就響距伊蘇斯東南面約11.3公里既戰場對陣,呢場亦都係亞帝第二次同波斯打既主要戰役。結果波斯軍隊既左翼陣形被馬其頓軍隊突破,大流士匆忙逃離戰場,導致波斯軍隊兵敗如山倒,並難逃遭到希臘軍屠殺既命運。戰役中,大流士的妻子和母親皆被俘。亞歷山大打蛇隨棍上,向大流士要求1萬塔蘭並割讓他已經損失的土地予馬其頓王國,但隨此之外,亞歷山大對被俘的大流士家人以禮相待,即使當大流士的母親見到赫菲斯提翁將佢誤以為係亞歷山大時,亞帝並無責怪對方,反而講左句「赫菲斯提翁也是亞歷山大」,顯示兩人的關係非常親密。而呢次亦都係波斯帝國第一次有皇帝御駕親征都打輸既戰役,種下左波斯覆亡的禍根。

伊蘇斯之戰(Battle of Issus)
亞歷山大響安納托利亞南部、黎凡特以及埃及的行軍路線圖

打贏左伊蘇斯之戰後,公元前332年,亞歷山大繼續向南進軍敘利亞以及地中海東岸的腓尼基。響腓尼基的提爾(Tyre),4萬居民得聞亞帝逼近,女人同小孩紛紛棄城逃離到迦太基,而選擇留低既人則逃到海上一座距岸邊1公里既島上,呢座島地勢險要,守軍以逸待勞,似乎係打賭亞歷山大會因為此島難以攻陷而放過佢地一馬。但佢地錯左,亞歷山大要征服既地方,冇人可以逃得出佢既決心同烈怒,最終提爾人將為此付上血的代價。為使馬其頓的攻城器械可以到達小島,亞歷山大既軍隊展現出極其強大既攻城能力,佢命令希臘工程兵從岸邊建造一條堤道直延伸到海中心既島上,並建造兩座50米高的攻城塔,塔上裝有扭力弩砲投石機等重型武器,發出沉重的石彈擊打石砌的城牆。提爾人曾經嘗試利用裝有易燃物品的小船將攻城塔以及攻城武器燒毀,佢地既戰術拖延左亞帝攻城的進度,但阻止唔到城市最後既殞落。當圍城7月,提爾被攻陷之後,亞帝既烈怒一次過傾倒響佢既敵人身上,拼死反抗的提爾人下場令人慘不忍睹:除左逃進神殿的少數人獲得特赦之外,8000人被屠殺,包括2000人響沙灘上被釘死於十字架、3萬人被賣為奴隸。而波斯帝國亦都因此而失去佢最後一個主要的海軍基地,令波斯海軍正式玩完。

攻陷提爾之後,大部分東地中海的城市都向亞帝敞開左大門,除左加沙之外。亞歷山大攻陷加沙之後,佢對反抗者的處理手法係同提爾一樣:格殺勿論。然後希臘的軍隊進入埃及,響埃及,佢地並無遇到抵抗,埃及人充當帶路黨的角色,將亞歷山大以及佢既軍隊視作解放者。當亞帝來到錫瓦綠洲之後,埃及既祭司將佢視作古埃及阿蒙神之子。前332年,響埃及尼羅河三角州既出海口,亞帝建立左一座以佢命名既城市:亞歷山大城(Alexandria)。此後,亞帝將建立70座以佢名字命名的城市。響以後托勒密王朝統治既亞歷山大城,希臘工程師清理左港口淤積既泥沙,令到港口可以通行,並且建造左一個史上少見的超級工程:一條長1260米、闊200米,名叫Heptastadion既堤道,將法老島(Pharos)同陸地連成一體。完成對埃及既征服之後,亞歷山大同佢既軍隊離開埃及並回到黎凡特,準備入侵波斯領土位於美索不達米亞既部分。

Thursday, 17 January 2019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2)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亞歷山大大帝的白色大理石雕像

東征之途(I)在安納托利亞初試啼聲

當亞歷山大成功當上馬其頓國王之後,佢做既第一件事就係鞏固自己既權力。為左達到呢個目的,佢殺左幾個有威脅既馬其頓王子,並派兵鎮壓左希臘地區以及色雷斯既叛亂。響科林斯,亞歷山大同佢父親菲臘二世一樣獲得左希格蒙(Hegemon),意即「領袖」的稱號,意味住佢即將統領希臘世界的聯軍,同當時世界上最強大既帝國——阿契美尼波斯帝國(Achaemenid Empire)以及其「萬王之王」大流士三世(Darius III)決一高下。當佢解決左馬其頓王國以及希臘內部既問題,一切就緒之後,響公元前334年,亞歷山大帶住48,100步兵、6,100騎兵包括精銳既伙伴騎兵,以及120艘戰船,共38,000人規模既海軍,從馬其頓首都佩拉出發,越過達達尼海峽入侵小亞細亞,當時屬於波斯帝國既國土。陪伴亞歷山大東征既,仲有佢既將領兼好友托勒密(Ptolemy)、塞琉古(Seleucus)等人,以及佢一生中最愛既一個男人:赫菲斯提翁(Hephaestion,希臘文名字為Ἡφαιστίων)。大家要留意既係,雖然亞歷山大擁有既兵力並不稀少,但唔好忘記佢面對既係一個領土面積達600萬平方公里,人口超過1800萬既超級大國。唔止係單單一個馬其頓王國,就算整個希臘既面積、人口同兵力加埋一齊,同波斯帝國相比只係蚊同牛比。當佢大膽入侵小亞細亞既時候,波斯人對佢既態度可能只係不屑一顧;不過響佢地眼中呢個行徑近乎瘋狂、乳臭未乾既小子好快就會令呢個高高在上既超級大國吃盡苦頭。因為亞歷山大係一個軍事奇才,佢採用既先進戰術如馬其頓方陣、衝擊騎兵等,加上響戰場上既敏銳觸覺、過人既判斷力同指揮能力,將會令軍力遠在希臘之上,但主要使用古美索不達米亞戰術同武器(例如馬拉戰車)既波斯人輸得一敗塗地。

越過達達尼海峽後,亞歷山大第一個造訪既歷史名城正正就係小亞細亞西北角既特洛伊古城(Troy),並在雅典娜神殿以及阿基利斯的陵墓獻祭。亞歷山大對《荷馬史詩》以及希臘人既歷史有著濃厚既興趣,響佢東征既過程中,佢身邊一直都帶住一本《伊里亞德》。佢對荷馬既興趣好有可能係佢年少時跟亞里士多德學習既時候培養出來的興趣,響學習既過程中,亞里士多德一直向一班希臘貴族既學生灌輸希臘文化至上論,並認為希臘文化應該統領世界,呢d都對年輕的亞歷山大思想行為有顯著既影響;直到佢深入波斯本土,並親身接觸東方文化之後先出現改變。亞歷山大打敗左響小亞細亞既波斯軍隊,解放左本來屬於希臘勢力範圍既愛奧尼亞海岸。當安納托利亞西部牢牢在握之後,亞歷山大向南進入呂基亞,攻擊波斯海軍基地。亞歷山大應對波斯強大海軍既做法唔係硬碰硬,而係通過馬其頓既強項陸軍攻打波斯既海軍基地同港口;而失去左行動基地同港口既波斯海軍就變成斷線風箏。亞歷山大既戰略起左效用,佢向東深入安納托利亞內陸,並響前弗里吉亞(Phrygia)首都戈爾迪烏姆(Gordium)遇到一個挑戰:根據傳說,當地長老帶佢去戈耳狄俄斯之結(Gordian Knot)之處,並同佢講呢個結無人可以解得開,只有將來的亞細亞之王可以解開。亞歷山大聽罷後取出佩劍,將無繩頭的繩結砍成兩邊。呢件事反映左佢對任何問題既解決方法,係直接而具創意,呢點響佢既軍旅生涯中被證實係重要既個人品質。完成對安納托利亞的征服之後,亞帝的軍隊越過托魯斯山脈轉向南邊,準備入侵敘利亞及黎凡特,並在過程中與波斯帝國的軍隊主力遭遇。

Wednesday, 16 January 2019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1)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希臘奧林匹斯山的山頂,古代被認為係眾神的居所

序言:一代天驕既崛起

公元前356年7月20日,距離波斯帝國入侵希臘爆發第一次波希戰爭136年,歐洲東南部希臘北方一個叫馬其頓王國(Kingdom of Macedonia)既地方,一位嬰孩響呢個炎熱既七月中旬呱呱墮地。呢個唔係一個普通既嬰孩,佢有著非常顯赫既家世:佢既父親係馬其頓國王菲臘二世(Philip II):一位希臘政治同軍事世界中異軍突起的新星,科林斯同盟既建立者,而佢既母親係伊庇魯斯國王既公主,菲臘二世既王后奧林匹亞絲(Olympias)。然而,有傳聞流傳話菲臘二世並唔係呢個嬰孩既親生父親,傳聞中佢既親生父親比一位世俗的國王更加厲害,佢係一位天神:希臘世界既主神宙斯,佢從眾神所居住既奧林匹斯山下降到馬其頓王國既首都佩拉城,化身成一條大蛇同崇拜蛇既奧林匹亞絲同眠共寢。覆雨翻雲之後,孕育左一位半人半神血統既偉人,就好似《荷馬史詩》入面既英雄阿基利斯(Achilles)一樣。呢位新誕生既嬰兒,無論係菲臘二世之子定係神祇在世上的化身,佢既成就將會遠遠超乎任何人的想像,因為佢將會創造一整個文明,影響力從西邊既大海直到遙遠東邊的日出之地,從佢而出既文化藝術將影響世界直到2,300年後既今日。佢既名字將會傳訟千古、家諭戶曉,呢一位就係亞歷山大(Alexander III of Macedon)。

隨住亞歷山大逐漸成長,佢獲得最良好既教育,師承希臘大哲學家阿里士多德(Aristotle)門下,學習希臘哲學,而呢位註定不平凡既王子天賦異稟漸漸得到體現。大約13歲果陣,一位色薩利馬商帶住一頭烈馬布西發拉斯(Bucephalus,希臘文名稱 Βουκεφάλας)求見菲臘二世,佢身價達13塔蘭,但脾氣剛烈,無人可以馴服得到佢。正當菲臘二世準備放棄既時候,亞歷山大堅稱佢可以馴服到布西發拉斯。佢發現布西發拉斯之所以畏懼同驚恐,係因為佢怕左自己既影子,因此亞歷山大引領布西發拉斯既頭向住陽光,等佢再見唔到自己既影子。當呢匹馬驚恐之際,亞歷山大輕撫以安慰對方,然後佢縱身一躍跳上馬背。起初菲臘二世好驚佢會有事或者摔落馬,但當佢騎左一個圈安全回來既時候,眾人都為佢發出歡呼既掌聲。菲臘二世見到呢個景象,不得不發出一個感歎:「啊,我!去找一個配得上你的王國吧!馬其頓對你而言實在太小了。

菲臘二世既感歎最終將會成為一個歷史上最常被提起的預言,長大的亞歷山大將如鷹高飛,奔向遠比馬其頓更廣闊既天地。

公元前336年,馬其頓古都埃格,菲臘二世正準備參與伊庇魯斯的亞歷山大一世和佢女兒克麗奧佩脫拉的婚禮。本來係一個值得高興既場合,但就以悲劇收場,正當菲臘二世進入劇場之際,佢冷不防被自己既侍衛保薩尼亞斯所刺殺,馬其頓軍方高層及貴族將亞歷山大擁立為新王。就咁樣,馬其頓一個崛起中既王國,王位就此落到只有20歲既亞歷山大手上。而亞歷山大堅信波斯帝國密謀指使對菲臘二世既刺殺,亦都令佢暗暗起誓要攻打波斯帝國為父親報仇。

Wednesday, 9 January 2019

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40)END

紅河之歌
西臺帝國興衰史(完結篇)

Kızıldag的浮雕,有可能揭露西臺史裡面所記載既最後一場戰爭中蘇庇路里烏瑪二世敵人的身份

穆爾西里和哈塔普:偉大的王?

到底西臺帝國滅亡之後,西臺本土以及鄰近地區既繼承人係邊個?響安納托利亞南部,我地見到既形勢發展係類近於敘利亞,西臺文化既部分元素殘留左落黎,例如響基利家東部一個名叫Karatepe-Aslantas既遺址之處,考古學家1946年發現左一個重要既雙語銘文。呢段銘文由一個名為Azatiwata既本地統治者所著,佢由阿達那(Adana)國王Awariku所委任。另外仲有一個位於山頂Karadag聖所的重要銘文,呢個地方位於土耳其康雅平原既Kızıldag附近。呢d銘文都係由自稱偉大國王的哈塔普(Hartapu)所撰寫,銘文中他的父親穆爾西里亦都獲稱為「偉大的王」,並響設計形態上同圖哈利瓦四世的雅布銘文(Yalburt inscription)緊密聯繫。1971年,另一段銘文響土耳其中部阿克薩賴東北面一座山丘被發現。呢段銘文中,哈塔普同佢父親既名字:偉大的王穆爾西里一同出現。直到最近,呢組銘文的年代通常被歷史學家相信係遠遠晚於青銅器時代既西臺帝國末期,因為銘文旁邊浮雕上既人物一般被認為係公元前8世紀在位既哈塔普,除此之外,歷史學家亦都通常假設冇人會響哈圖沙王權仍存在既時候就響安納托利亞自稱偉大的王。然而,歷史學家Singer公開挑戰呢個觀點,佢提出雅布銘文按照編年史同設計形態應該屬於哈圖沙沒落之前的時代。呢個理論意味住哈塔普同佢父親穆爾西里實際上屬於青銅器時代最後幾十年果代既人,咁亦都同樣意味當西臺中央政府以及哈圖沙偉大的國王仍在既時候,安納托利亞南部就有連續兩個其他國王自稱「偉大的王」。到底從歷史既角度睇,呢個可能性是否存在?

呢個問題既答案繫於哈塔普以及佢父親穆爾西里的真實身份,以及佢地響整體局勢之中的位置。將佢地與哈圖沙的王室扯上關係係一個好誘人的理論,事實上,西臺學家Mellaart響三十年前就曾經提出過呢個穆爾西里事實上係西臺史上既穆爾西里三世(Mursili III),即被哈圖西里三世罷黜既烏希.圖哈合,如果真係咁既話,哈塔普就係烏希.圖哈合的兒子。呢個理論可以解釋到上面所提出既問題,或者當哈圖沙偉大的王仍然在位既時候響西臺境內冇人夠膽另外自稱偉大的王,但烏希.圖哈合從來都冇承認哈圖西里的王位係合法,並且從來冇放棄過奪回佢認為自己應得的王位。而事實上當呢位前任西臺國王長期流亡埃及之後,佢好有可能返回安納托利亞南部以及敘利亞北部,在當地嘗試建立支持自己的勢力,並在安納托利亞南部一大片地區建立起自己既流亡王國。事實上,佢既勢力範圍可能包括達塔薩,而後者響青銅器時代晚期公開與哈圖沙的中央政府對抗。我地之前已經提及過蘇庇路里烏瑪二世響南堡(Sudburg)銘文中所記載既軍事行動好可能係針對達塔薩的政權。如果以上關於「穆爾西里」身份既推論正確,烏希.圖哈合現在已經公開使用穆爾西里作為自己的名號,並將自己稱作偉大的王以強調自己的正統性,以及公開挑戰哈圖沙國王地位同權力,而哈塔普則繼承佢父親既做法。到底佢係咪就係蘇庇路里烏瑪二世響南堡記載既敵人?

當然,呢個理論既提倡者仍然需要解釋Kızıldag的浮雕。霍金斯教授認為呢個浮雕係多個世紀之後既安納托利亞南部國王瓦蘇薩瑪(Wasusarma),即圖瓦蒂(Tuwati)之子所加上去,年代大約係公元前8世紀。佢既活動基地係位於現今土耳其開塞利城(Kayseri)附近既庫魯魯(Kululu)。佢響康雅平原可能成功既軍事行動將Kızıldag以及帶有更早期銘文的山頭納入瓦蘇薩瑪既控制範圍之內,佢有可能感到有必要將偉大的王的記念碑銘文加上一個時代誤植既浮雕,尤其係佢可能實際上或者心理上覺得自己同呢位早期的國王有關?我地唔知道。響發現更多證據之前,呢個仍然只係一個理論上既猜想。

西臺帝國滅亡之後的安納托利亞


弗里吉亞王國米達斯

歷史學家從聖書體銘文中發現響西臺滅亡後,原來西臺下地區(Lower Land)存在一個名為塔布爾(Tabal)的國家,領土範圍包括古典時代的Tyanitis、Tunna以及Hupisna。塔布爾似乎原來由眾多獨立的小國所組成,呢d國家向新亞述帝國國王沙爾馬那塞爾三世(Shalmaneser III,公元前858至823年在位)稱臣並定期向亞述提供貢品。沙爾馬那塞爾三世聲稱塔布爾係響公元前836年亞述在當地的戰爭中投降並俯首稱臣。響公元前8世紀期間,塔布爾統合組成一個邦聯,並由布魯塔王朝(Burutas)所統治。從塔布爾既銘文中我地發現佢地既宗教崇拜胡里安人的女神庫巴巴(Kubaba),而自從巴比倫古王朝開始,庫巴巴就已經係達塔薩既守護女神。從塔布爾發現既記念碑銘文到對庫巴巴既崇拜,我地可以合理推論塔布爾呢個國家文化上同種族上主要由路維安人(Luwians)所主導,並同時滲入左胡里安人既元素。響呢度,似乎同青銅器時代既西臺文化有一定既連貫性,顯示響呢個地區西臺文化響帝國滅亡後既黑暗時代直到公元前第一千紀初期有部分殘存左落黎。

塔布爾既文獻記錄提及到一個名為卡斯庫(Kasku)既民族,佢地既勢力範圍同塔布爾鄰近,現代歷史學家主流有共識相信卡斯庫好大可能就係青銅器時代晚期既卡斯卡人後代。我地之前提及到卡斯卡人可能響西臺既最終滅亡同哈圖沙既殞落中扮演重要角色,自西臺帝國解體之後,卡斯卡人可能籍機會從佢地響本都既大本營而出,橫掃曾經係西臺本土既地區,並佔據大片西臺領土土地,從紅河南邊到幼發拉底河東邊。事實上,亞述國王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一世(Tiglath-Pileser I,公元前1112至1072年在位)曾經響東邊既幼發拉底河上游同卡斯卡人衝突。我地可以肯定卡斯卡人係青銅器時代大崩壞中既生還者同主要受益人。

除此之外,我地從亞述既銘文中得知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一世曾經同一個名為馬施基爾(Mushki)既民族作戰,後者既勢力範圍覆蓋前西臺本土既東南面。亞述皇家銘文中提及,馬施基爾有2萬兵力,並由5位國王所統治。佢地控制左Alzu同Purulumzu五十年之久。冇國王曾經有能力將佢地趕走,佢地變得自大並南下攻擊卡姆胡(Kadmuhu)。亞述國王被逼以軍事行動回應,派出戰車同步兵越過山區並將馬施基爾打敗。馬施基爾響亞述軍攻勢力節節敗退,佢地既屍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最後當中6000人逼不得已向亞述投降。同卡斯庫結盟既馬施基爾既來源同種族成份至今仍然係一個謎,佢地有可能係響公元前12世紀從西邊的歐洲色雷斯以及馬其頓地區進入安納托利亞,此後向南移動並最終同亞述帝國碰上。佢地經常被人同希臘文獻中所提到既另一組西面來的入侵者弗里吉亞人(Phrygians)相提並論。根據荷馬史詩《伊利亞德》,弗里吉亞人響特洛伊戰爭既時候已經定居響新家園之上,雖然大部分學者根據希臘地理學家斯特拉波(Strabo)並將佢地定居響小亞細亞既年代稍為推遲。響任何情況之下,佢地響公元前12世紀已經牢牢地在安納托利亞中部,前西臺的本土立穩陣腳。本來佢地同馬施基爾有著不同既來源,但其後響公元前8世紀兩者已經合併。呢場民族合併既主導者有可能係馬施基爾國王米他(Mita),亞述國王沙貢的《編年史》中曾經提及到佢地,因為佢地曾經被沙貢的軍隊打敗,而且佢地可以被認定為係希臘傳統中的弗里吉亞國王米達斯(Midas)。響米達斯在位期間,弗里吉亞王國經濟高度繁榮,並響公元前8世紀期間成為安納托利亞一支具主導性的力量。米他響今日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以西96公里處建立一座城市叫戈爾迪烏姆(Gordion)作為佢既首都。從戈爾迪烏姆起,米他統治一直延伸到南部基利家平原(Cilician plain,),向西延伸到愛琴海海岸。佢地所統治既土地比青銅器時代結束以來數百年間響安納托利亞出現的部落更大,合併既馬施基爾同弗里吉亞係安納托利亞人主權既真正繼承者,呢個係數百年間西臺人曾經以優異的成績充當的角色。

全篇總結


今日的土耳其伊斯坦堡:一個擁有深厚歷史文化既國家

西臺帝國既故事,響公元前12世紀初隨住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年間哈圖沙被廢棄以及焚毀結束;然而,西臺人既遺產仍然繼續。從以上內容我地得知,西臺樣式的銘文同藝術文化某程度上響青銅器時代晚期的大崩壞殘存左落黎,並一直持續到公元前第一千紀初期。西臺帝國滅亡後,西臺人好有可能散居響東地中海各處,並將曾經係西臺國防機密既冶鐵工藝帶到近東世界各處。西臺人冶鐵有好長既歷史,響安納托利亞,Kaman-Kalehöyük遺址所發現,公元前1,800年的冶鐵殘片經化驗後被證實係滲碳鋼,呢個亦都係世界最早的碳鋼考古實物。當製造鐵器既技術響西臺滅亡之後擴散到希臘、亞述等地,整個近東亦都響公元前二千紀末期進入鐵器時代。由於鐵器比青銅器便宜、性能更優秀且適合大量生產,鐵器既引入改變左戰爭既模式同歷史既進程。利用大規模普及既鋼鐵武器同防具,亞述軍隊碾壓左接近整個近東世界,並建立一個橫跨140萬平方公里面積的大帝國。冶煉鋼鐵既技術,係西臺為後世人留下既最重大遺產,其影響力甚至一直持續到今時今日。

西臺之後,安納托利亞被弗里吉亞(Phrygia)統治,然後由呂底亞王國(Lydia)統治,而西部的愛琴海岸則有希臘人聚居,史稱該區為愛奧尼亞。到左公元前546年,呂底亞王國被向西擴張的波斯帝國打敗,安納托利亞進入波斯統治時代;而到左公元前334年,安納托利亞則被東征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所征服。亞歷山大大帝死後,佢既帝國分崩離析,而安納托利亞以及近東大片土地則歸希臘化國家塞琉古帝國(Seleucid)管治,西部愛琴海岸的巴格門係另一個出現響小亞細亞既希臘化國家。希臘化時代係希臘同近東文化融合既產物,亦都係西方科學同藝術史既第一個黃金時代,例如巴格門亦曾經有過僅次於埃及亞歷山大港圖書館既第二大圖書館。公元前第一千紀末期,希臘化世界逐一被西方新興既羅馬帝國征服。羅馬同東羅馬拜占庭帝國統治安納托利亞前後達千年之久,一直到左中世紀時期,突厥人征服安納托利亞,後來突厥人演化成塞爾柱王朝(Seljuks)同鄂圖曼帝國(Ottoman)。呢d奠定左今日土耳其共和國(Turkish Republic)既出現同今日安納托利亞的政治、文化及經濟格局。

全篇參考資料:
Bryce T. (2006) The Kingdom Of The Hittit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Bryce T. (2004) Life and Society in the Hittite Worl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Beckman G. M., et. al. (2011) The Ahhiyawa Texts. Society of Biblical Literature.

《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全文完

Monday, 7 January 2019

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9)

紅河之歌
西臺帝國興衰史

西臺人響帝國殞落前最後的時光離開哈圖沙,留下一座空城

西臺帝國滅亡後西臺人的去向

隨住公元前12世紀初西臺首都哈圖沙既毀滅,呢個曾經統治安納托利亞大片領土的強大帝國終於走向歷史既終結。短短幾代人既時間之內,關於呢個帝國既一切已經徹底被歷史既洪流所遺忘。但到底西臺首都以外既城市有冇遭到徹底既毀滅?仲有西臺既眾多附庸國,同埋曾經居住響呢片土地上既數百萬人口,隨住西臺既沒落,佢地既命運又會係如何?到底邊個繼承左呢次文明大崩壞所殘存留低既一切?要解答呢d問題,對歷史學家而言係一件漫長而艱巨既工作。雖然部分西臺附庸國例如烏加里特(Ugarit)遭到突然而徹底既毀滅,但響同時期既近東世界,我地睇唔到廣泛、暴力而全面性既毀滅。除左安卡拉以南既Karaoglan遺址之外,被烈火焚毀既城市遺址似乎集中響紅河以東,而往西走我地睇唔到災難既證據。近年既考古證據顯示只有少數既城市係遭到武力破壞,大部分其餘既遺址單純係被居民所遺棄,而考古學家Bittel響戈爾迪烏姆既青銅器時代晚期考古證據指向相同既結論。總結而言,從少數被證明響公元前1276年被焚毀既遺址,同大多數響西臺本土被廢棄既城市中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雖然政治上敵人對西臺既攻擊對西臺係災難性既,但以此為原因既人命傷亡數字不應被誇大。我地現在對於西臺崩潰後數個世紀所有既印象,雖然唔完整,但並唔係廣泛既毀滅同屠殺,而係大規模既人口移動。人民離開自己既家園並響過程中與其他民族重新組合集結,最終散居各處。部分既群體,例如Sherden、Shekelesh、Teresh以及部分Pelasgians人可能一路向西走,最終抵達意大利的阿德里亞海地區以及西地中海諸島。其他人,包括著名既非利士人(Philistines)最終定居響迦南的海濱,包括Ashdod、Eqron以及Ashqelon三座城市既遺址都揭示非利士人物質文化既重要部分。

除此之外,其他族群似乎留低響或者返回佢地既原居地,其中一個就係響安納托利亞西南面盧卡地區(Lukka)、講路維安語(Luwian)既族群,佢地最終響公元前第一千紀希臘人稱為呂基亞地區國家內扮演重要角色。呢d國家本來就係盧卡本土既一部分。響呂基亞,本土人最終同來自其他地方,可能係希臘克里特島既移民合流。但原居民仍然保留左佢地本來青銅器時代路維安人文明及文化既特點,呢點尤其響佢地所拜既神衹名字,以及佢地相當近似於青銅器時代路維安語既語言中得以反映。而且我地亦都可以見到西臺以及路維安地名一直延續到公元前第一千紀,例子包括有Arnna,即希臘語中的Xanthos,其來源係青銅器時代晚期Awarna。Pttara,希臘語中既Patara,來自Patara;Pinara來自於Pina,Tlawa,即希臘語中的Tlos,來自Dalawa,以及Oenoanda,來自Wiyanawanda。除左最後一個名字之外,其餘全部來自克桑托斯(Xanthos)山谷地區的聚居地。由於見到有青銅器時代來源的地名存在響互相接近既城鎮之中,呢點反映左有穩定既人口以及相對不受青銅器時代晚期主要近東王國既動盪局勢所影響。但當然,呢個理論仍然需要考古證據證實。響任何情況之下,青銅器時代晚期安納托利亞的路維安既元素一直殘存左落黎,順利過渡到所謂的「黑暗時代」,並響公元前一千紀的鐵器時代繼續發揮其影響力。響達塔薩講路維安語、影響力延伸到基利家(Cilicia)及旁非利亞(Pamphylia),響西臺帝國滅亡後仍然保留住相當強既族群連貫性同獨立性。就算到左羅馬帝國時代,基利家同呂基亞中仍可以搵到帶有路維安名字既銘文。同樣重要既係安納托利亞東南部同敘利亞北部響鐵器時代既統治者所留低既大部分聖書體銘文都係來自呢段時期既頭一、兩個世紀。

敘利亞的新西臺王國


敘利亞地區的新西臺(Neo-Hittite)浮雕及聖書體銘文

響愛琴海東岸既社群毫無疑問受到青銅器時代大崩壞後幾個世紀既動盪所影響,而且佢地部分人口有可能向南遷移。但安納托利亞西部既重要城市,例如米利都以及沿岸眾多聚居地都殘存下來。呢d地方維持住由原住民所定居既局面,與此同時吸收左由愛琴海另一邊而來既大量講希臘語既移民。事實上,愛奧尼亞定居者響公元前二千紀末期從希臘湧入並與本土人口混合造就左公元前第一千紀愛奧尼亞豐富而獨特既特色。至於幼發拉底河的卡爾凱美什呢個自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已經建立既敘利亞總督總部,雖然佢響拉美西斯三世既歷史記載中遭到海上民族蹂躪,但佢仍然從青銅器時代大崩壞既災難中殘存落黎。事實上,卡爾凱美什作為一個西臺既王朝,一直響哈圖沙中央政府被毀後既幾代人期間繼續存在。從1985年響幼發拉底河東岸Lidar Hoyuk出土既王室粘土印章中可見,蘇庇路里烏瑪二世在位期間既卡爾凱美什總督塔米.圖哈合(Talmi-Teshub)將總督位置傳比佢既兒子庫玆.圖哈合(Ku(n)zi-Teshub)。而佢自稱「偉大的王」呢個事實顯示當時哈圖沙政府已經不再存在,因此佢將自己視作偉大的王蘇庇路里烏瑪的繼承者。從Arslantepe銘文中我地知道兩位兄弟既名字,馬拉蒂亞之王,即庫玆.圖哈合既孫兒,因此我地可以繼續編寫西臺王族既族譜。

西臺王族既正室顯然冇響哈圖沙既毀滅中殘存落黎,呢點令到庫玆.圖哈合成為西臺王朝既唯一合法繼承人。雖然如此,我地知道安納托利亞的西臺王國已經崩潰,而庫玆.圖哈合所控制既地區只限於佢王國既東邊,幼發拉底河的西岸,從馬拉蒂亞一路到卡爾凱美什,到伊瑪(Emar)。呢片地方有可能為逃離西臺本土的人,尤其係包括王室成員在內的西臺社會精英提供新的家園。雖然卡爾凱美什無疑保留左胡里安人既元素,但響當地建立既西臺總督位置以及隨之而來的社會及行政架構,創造左一個類近於哈圖沙既宮殿社會。因此,佢對於有能力移居當地既人有一定既吸引力。但即使係呢個王國都冇辦法按照庫玆.圖哈合所繼承既王國咁樣存續下去,甚至響佢在世期間已經開始碎裂成為更小的單位,就好似近東其他國家所發生既事一樣。局勢已經返唔到轉頭,冇辦法重返好似青銅器時代既大帝國:與米坦尼、西臺以及埃及相同既一致性。響呢個過程中幾個新的王國出現響歷史既舞臺上,包括由庫玆.圖哈合孫子統治既米里(Melid)王國。南邊出現既有昆姆卡(Kummukh)王國、希臘羅馬時代既科馬基尼王國(Commagene)、以及更南邊敘利亞中部既哈馬(Hamath)王國。舊有王國的解體相信係同新移民既湧入,尤其係公元前1100年左右湧入新月沃土既阿拉米人,以及佔據敘利亞和黎巴嫩海岸線既腓尼基人有關。呢班人深刻咁改變左近東世界既政治以及文化版圖,亦都改變左區內勢力既組成。雖然如此,區內的西臺文化仍然有持續。有形既例證包括西臺樣式既記念碑以及雕塑,除此之外仲有區內既聖書體銘文。亞述人、烏拉爾圖人、希伯來人繼續將敘利亞以及托魯斯山脈一帶稱為「赫梯地區」,而希伯來人既《舊約聖經》繼續將敘利亞本地的統治者稱為「赫梯的王」。事實上,響亞述既記錄當中,西臺人的國王名字,又或者與青銅器時代西臺國王極之相似既名字,仍繼續響區內被使用,例如Mutallu(穆瓦塔尼)、Lubarna(拉伯尼納)、Ushpilulme(蘇庇路里烏瑪)。呢d名字顯示本土既統治者仍宣稱佢地同古老的、偉大的西臺國王有一定關係,以及顯示關於佢地既記憶響公元前一千紀初期仍然存在。因此,新西臺的聖書體銘文幫助延續青銅器時代晚期既傳統,即使楔形文字既書寫系統已經從安納托利亞以及敘利亞地區消失。因為殘留既西臺文化元素,呢d響黑暗時代之後殘存既敘利亞王國有時候都會被稱之為「新西臺王國」又或者「敘利亞—西臺王國」。

Friday, 4 January 2019

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38)

紅河之歌
西臺帝國興衰史

位於樂蜀(Luxor)尼羅河西岸既哈布城神廟,牆上銘文記載左法老拉美西斯三世既功績

青銅器時代大崩壞:埃及的下場

曾經叱吒一時既西臺帝國於公元前12世紀初響東地中海既一片混亂局勢中滅亡,相比之下,埃及係比較幸運既一位,因為埃及響海上民族既入侵以及動盪中幸存下來。事實上拉美西斯三世(Ramesses III)擊敗入侵既海上民族之後,又聲稱派軍敘利亞地區鞏固埃及的勢力。佢響哈布城神廟既浮雕中向後人炫耀佢既軍功,然而歷史學家Faulkner認為該浮雕只係抄襲左前人拉美西斯二世建築中出現過既畫面。而事實上除左響佢執政第11年發生左一次新既利比亞人入侵之外,埃及響拉美西斯三世期間避過左大規模既外來攻擊,而政局保持相對穩定既局面,埃及甚至有資源發起一次對邦特之地既遠征探險。當然,拉美西斯三世在位晚期,埃及國內亦都同樣面對嚴峻既危機,特別係行政上既無能同官僚體制內既不忠。拉美西斯三世最終響公元前1155年死響一次由佢皇后同兒子策動既後宮陰謀暗殺之中,呢件事記錄響都靈紙莎草(Judicial Papyrus of Turin)文獻之中,顯示出部分埃及政府高層有份參與呢場暗殺。最終拉美西斯三世的王儲拉美西斯四世(Ramesses IV)成功控制左局面並抓捕參與陰謀既叛國分子。第二十王朝一直苟延殘喘左一個世紀之久,但埃及既國勢將無可避免地衰落,而埃及亦都不會再享有青銅器時代前兩個王朝時期所擁有既崇高國際地位。雖然佢成功避過左北方鄰國西臺徹底覆亡既命運,但埃及的國勢將永不再復當年作為近東其中一個佔主導的超級大國地位。終於響公元前7世紀,埃及遭新亞述帝國(Neo-Assyrian Empire)所征服。近東世界歷史的走向將會由新興既超級大國所主導,包括亞述、巴比倫同波斯在內既新興勢力,將響公元前第一千紀相繼成為支配整個近東世界的主要力量。

亞述的下場及公元前一千紀的近東世界


公元前9世紀(深綠色)以及7世紀(淺綠色)的亞述帝國版圖

響亞述,圖庫爾蒂.尼努爾塔一世(Tukulti-Ninurta)既王位最終響佢兒子策動既暗殺(公元前1208年)中不光彩地落幕。雖然亞述帝國並無遭到海上民族既入侵而造成好似近東多國受與之相關既動盪同混亂影響,亞述響圖庫爾蒂.尼努爾塔死後仍然經歷左整體上持續既政治同軍事衰落。響公元前第一千紀之初,亞述所控制既土地面積只係阿達德尼拉里及薩爾瑪那薩爾曾經擁有既廣闊疆土既好少一部分,局限於底格里斯河長150公里既一片狹窄既土地。響南部,亞述既國境受巴比倫王國所限制,響北部,尚武勇悍既阿拉米人(Arameans)持續威脅亞述既城市。但到左公元前一千紀既初期,亞述重新踏上軍國主義以及對外擴張的腳步,響阿達德尼拉里二世(Adad-nirari II,公元前911至891年在位)年間,亞述打敗左阿拉米人並將對方逐出底格里斯河河谷,此後,亞述的鐵蹄轉向南邊,攻擊並打敗巴比倫王國的國王沙馬什.姆達米克(Shamash-Mudammiq),並吞併對方大片領土,將之納入亞述既統治。呢d軍事行動為此後亞述的大規模擴張奠下左根基,到左公元前8世紀亞述國王沙貢(Sargon,公元前721至705年在位)年間,亞述帝國既領土已經包括左整個美索不達米亞既新月沃土,西至安納托利亞、南至波斯灣、以及東至埃蘭(Elam,今伊朗西部)。響沙貢的孫子,公元7世紀阿薩爾哈東(Esarhaddon,公元前680至669年在位)年間,亞述甚至遠征埃及,曾經偉大並作為近東強國之一的埃及響一場短暫既戰役中戰敗,並被亞述吞併成為後者的領土範圍。

由此可見,最終亞述可以話係青銅器時代晚期近東眾多強權中唯一存活下來的帝國,但佢既存活同復興同樣亦都係短暫既曇花一現。因為亞述帝國最終被迦勒底巴比倫既那波帕拉沙爾(Nabopolassar)同米底波斯既聯軍打敗,曾經擁有超過10萬人口、面積達750公頃既首都尼尼微(Nineveh)響公元前612年被巴比倫同波斯聯軍攻陷並劫掠。亞述帝國滅亡後,新巴比倫王國響著名國王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nezzar II,公元前605至562年在位)期間取而代之成為近東首屈一指的強國。新巴比倫王國後來被東方新興的米底波斯所打敗,並於公元前539年由波斯大帝居魯士(Cyrus the Great,公元前559至530年在位)征服。接近兩個世紀之後既公元前356年,歐洲東部、希臘北部的馬其頓誕生左一位國王,馬其頓王菲臘二世(Philip II of Macedon)之子,西方歷史上名氣超大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亞歷山大大帝最終響公元前四世紀末期征服波斯帝國全部領土直至印度之遙,並將希臘文化帶到亞洲的大片地區,形成左曾經一度主導整個已知世界既希臘化文明(Hellenistic Civilization)。曾經興盛超過3000年的美索不達米亞文化,包括楔形文字的書寫系統,最後遭到希臘文化以及希臘字母淘汰。歐洲既崛起標誌住近東史上的一個時代正式宣佈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