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3 August 2017

探本溯源:西方上古史入門(4)之英雄與傳說的年代

探本溯源:西方上古史入門


邁錫尼文明

邁錫尼文明,是希臘青銅器時代晚期繼米諾斯文明後的繼任文明,以邁錫尼城為中心因而得名。公元前1600年左右,邁錫尼文明興起於希臘本土的伯羅奔尼撒半島,其後米諾斯的文明中心之一毀於聖托里尼火山大爆發,勢力真空使邁錫尼影響力擴展至愛琴海各島嶼。公元前1450年左右,邁錫尼入侵米諾斯的核心克里特島,並佔領諾可索斯宮殿。與之同時,擅長航海的希臘邁錫尼人將貿易航道拓展至東地中海甚至西地中海各處。邁錫尼古城的居民建造了巨大的石砌城牆及宮殿,其城牆甚至可達8米厚。除邁錫尼城之外,考古學家在皮洛斯、底比斯、雅典、斯巴達等地都發現了邁錫尼文明的中心,當中部分更出土了書寫用的泥板,這顯示到了青銅器時代晚期,邁錫尼的影響力已不止局限於少數聚居點而是遍及希臘各地。

邁錫尼文明的勢力範圍:遍及愛琴海各島嶼,並影響了愛琴海東岸的小亞細亞

在金屬冶煉方面,邁錫尼的青銅冶鍊技術比米諾斯時期進步,希臘開始出現一米長的青銅劍和青銅製成的環片甲。邁錫尼征服了米諾斯之後,他們採用了米諾斯的線性文字作為書寫系統,歷史學家稱之為線性文字B,與較早期米諾斯所使用的線性文字A區分開來。線性文字A至今尚未被破譯,而線性文字B已經在1950年代被破譯,考古學家發現線性文字B是早期希臘語,同時也是發現過最早的希臘語。線性文字B泥板主要用作會計用途,以記錄各宮殿的流水帳,當中並無記載歷史及文學類的泥板。這使研究希臘古史的學者十分失望,因為邁錫尼作為荷馬筆下故事所描繪的時代,缺乏文學作品使得學者們無法從邁錫尼自己的記錄中驗證荷馬史詩中記載特洛伊圍城戰的真偽。那麼到底荷馬筆下那個英雄與傳說的年代在何處?

邁錫尼希臘的長劍:見證著青銅冶煉技術的進步
公元前1400年左右的希臘青銅環片甲
邁錫尼的戰車兵,根據西臺文獻記載,Ahhiyawa人Attarsiya在小亞細亞的一次戰役中部署多達100輛戰車,是不容忽視的軍事勢力
邁錫尼希臘的步兵:他們的防具以及武器

特洛伊戰爭

到底特洛伊戰爭有沒有發生過?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而至今特洛伊戰爭的真相仍有待歷史學家繼續調查。從邁錫尼文明中心所出土的泥板中,並沒有提供相關線索;然而線索卻出現在愛琴海彼岸的小亞細亞。歷史學家在研究西臺文明的同時發現,在西臺的記載中出現一個名為Ahhiyawa的勢力,Ahhiyawa跟Archaea,即荷馬史詩中的希臘人不乏相似之處。此外,從西臺的歷史和外交文獻中我們知道,這個名為Ahhiyawa的勢力由偉大的國王統治,其位置位於小亞細亞極西端的愛琴海對岸,必須乘船才能到達的土地,這跟考古學家出土的邁錫尼文明遺址的地理位置互相重合。在西臺的記錄中,Ahhiyawa曾經為小亞細亞極西端、愛琴海東岸的控制權跟西臺正面交鋒。顯然,特洛伊戰爭的故事就發生在邁錫尼希臘跟西臺帝國兩大強權爭奪愛琴海東岸控制權的大背景下。當中Milawanda、Apasa、Lazpa和Wilusa等城市都捲入了兩國的紛爭之中。西臺帝國希望將影響力投射到愛琴海東岸,並利用一系列位於當地的附屬國(vassal states)管治該區;然而日漸西擴的西臺帝國卻無可避免地跟日漸東擴的邁錫尼衝突。公元前14世紀,愛琴海東岸的其中一西臺附屬國阿札瓦聯盟(Arzawa)在邁錫尼支援下發動叛變。前13世紀,西臺帝國哈圖西里三世在位期間,Piyamaradu再次在邁錫尼支援下向西臺發動叛變,並為西臺帝國西陲的阿札瓦、賽哈河流域地區、列斯伏斯島及特洛伊帶來重大威脅。這些發生在青銅器時代晚期愛琴海的軍事衝突也許在希臘經口耳相傳成為了荷馬史詩的藍本和原型。

西臺帝國首都哈圖沙(Hattusa)的城門獅子門
西臺帝國《圖哈利瓦編年史》(Annals of Tudhaliya),記載小亞細亞西端的軍事衝突

海上民族和邁錫尼文明的終結

公元前12世紀,曾經輝煌一時的邁錫尼文明突然從歷史記錄中消失,宮殿中心被廢棄、而線性文字B的書寫系統則失傳,希臘陷入了黑暗時代(Greek Dark Age)。在環地中海東部的其他文明都經歷了類似的文明大崩壞,包括西臺帝國、敘利亞、烏加里特和腓尼基等美索不達米亞各文明中心、甚至埃及都受了重大影響,學界稱之為「青銅器時代大崩壞」(Bronze Age Collapse)。邁錫尼文明的滅亡,歷史學界傳統上歸咎於Dorian入侵,然而目前並無考古證據證明呢個係邁錫尼滅亡既原因,因為Dorian既出現(公元前950年左右)比青銅器時代大崩壞中間有幾個世紀既time gap。反而海上民族同邁錫尼滅亡既時間重合,所以歷史學家相信海上民族的入侵是其中一重要原因。海上民族(Sea peoples),最早出現在埃及的記錄之中,歷史學界對於其身份和民族組成眾說紛紜。有理論指海上民族是因氣候變遷和自然災害南下的歐洲人,亦有理論指他們是居於迦南地的非利士人,有理論指海上民族就是因戰爭流離失所而轉向海盜行為的希臘人。無論真相如何,我們所知道的就是海上民族的入侵,加上氣候和自然災害的影響,使地中海東岸陷入了文明的倒退。城市遭到廢棄、居民的聚居點縮小、建築物由宏偉的石砌城市變成細小的木和泥磚房屋。在美索不達米亞,黑暗時代維持了三百年,直到公元前911年新亞述帝國的興起結束了混亂和分裂的局面。直至在希臘,直到公元前800年左右,城邦文明的再次出現才再次使希臘文明史重拾升軌。

海上民族的海軍和陸軍移動路徑:橫掃整個近東世界
埃及神廟牆上刻畫的埃及與海上民族之間的戰爭。埃及人成功擊退了海上民族的入侵,使得關於海上民族的歷史記載在埃及被保存下來

一份最新既研究發現,希臘米諾斯人有3/4既基因遺傳自西安納托利亞及愛琴海既新石器時代農夫,其餘1/4來自高加索同伊朗。而邁錫尼人既基因同米諾斯人相類近,只係多左東歐同西伯利亞既成份。而現代希臘人既基因則同邁錫尼人相近。研究結果顯示,希臘文明從古到今除文化上之外,連人種上都係一脈相承,唔存在重大斷層。
Source:

Tuesday, 8 August 2017

客觀分析北韓導彈對美國威脅及美國應對方法

7月28日,北韓試射公路機動型洲際彈道導彈火星14型,導彈試射以大仰角彈道進行,飛行高度達到3724.9公里,飛行了998公里,引起世界嘩然。試射後北韓官方媒體誇耀北韓終於獲得了打擊美國本土的力量,美國事後稱不排除向北韓動武作最終解決方案。到底火星14及北韓的彈道導彈對美國威脅有幾大?而美國又有咩應對措施?而呢d措施又可唔可以解除北韓核威脅?呢d都係呢個post探討議題。

彈道導彈對美國威脅程度評估

火星14型洲際彈道導彈,長19.5米、直徑1.7米,使用液體燃料作推進劑。北韓兩次試射均以大仰角彈道試射,導彈落入日本海,而使用正常彈道,攜帶1枚500公斤級重返大氣層載具(RV),射程近10000公里,足夠打擊美國西岸城市。由此可見,火星14型洲際彈道導彈對美國的威脅不可謂不大。

火星14型ICBM晚間發射照片

美國可用的應對措施:先發制人式核攻擊

美國應對北韓導彈威脅最大的優勢是經歷數十年建成,強大的天基和陸基傳感器系統,可以發現並追蹤定位北韓導彈部署的情況。假如美國主動向北韓導彈發射車展開先發制人式核攻擊(nuclear first strike),利用前沿抵近部署響日本海既俄亥俄級SSBN向北韓的導彈發射車陣地發射攜帶8枚W88 47.5萬噸級當量分導式核彈頭既三叉戟II D5型潛射彈道導彈(SLBM),利用平直彈道飛向北韓發射車陣地,北韓的預警體系將無法有效作出反應。理由係由於三叉戟導彈飛彈速度達24馬赫,從日本海飛抵北韓僅需10分鐘不到的時間,而缺乏戰略縱深的北韓從發現來襲導彈到通報指揮部,到傳令導彈發射車開始機動火啟動核反擊程序,導彈發射車可以機動的範圍只有數公里以下,發射車將難逃被核爆衝擊波掀翻的命運。甚至有可能在美國導彈擊中目標前,導彈發射車仍未接到指令開始機動。
結論:由於缺乏戰略縱深,北韓導彈在美國首輪核攻擊下的生存能力很弱,很容易被一舉全殲

CNN報導俄亥俄級SSBN在南韓停靠岸,一艘俄亥俄級就擁有10分鐘內徹底摧毀北韓的戰略核力量
http://edition.cnn.com/2017/04/24/politics/uss-michigan-nuclear-sub-south-korea/index.html

俄亥俄級SSBN,最多可攜帶24枚三叉戟II D5型SLBM
美軍海基戰略導彈的大殺器:三叉戟II D5型SLBM,可攜帶8枚W88或多達12枚W76核彈頭攻擊敵方發射井及發射車

美國可用的應對措施:常規攻擊

除了使用前沿抵近部署SLBM對北韓的導彈發射陣地進行核打擊外,美國還可以倚賴強大的常規打擊力量,利用B-2隱型轟炸機、F-22及F-35隱型戰機攜帶精確制導炸彈,以及利用2000枚以上的JASSM/JASSM-ER及攜帶常規或核彈頭的戰斧式巡航導彈進行外科手術式打擊,破壞北韓指揮體制、導彈發射系統、機場等戰略部署位置。由於隱型轟炸機及帶隱形特徵的JASSM系列導彈能夠避開北韓的防空系統,它們命中目標時可能北韓的指揮仍未察覺自己正遭受攻擊。即使是非隱形的戰斧式巡航導彈,由於能以亞音速作低空巡航,大大加大了北韓雷達探測的難度。因此美國能以常規手段無聲無色癱瘓北韓的指揮系統,及剝奪它對美國及其盟友的核反擊能力。
結論:即使美國只採用常規手段對付北韓導彈,因為美軍的投射手段多以隱形的系統為主,到北韓能夠發現自己正遭受攻擊已經是太遲。北韓的各層指揮樞鈕及核反擊系統面對美軍全方位大規模攻擊生存能力成疑。

B-2及F-22進行編隊飛行,美軍隱形大殺器
美軍戰機投下JASSM-ER巡航導彈

戰斧式巡航導彈

導彈攔截系統

假設經過美國首輪常規或核攻擊後,北韓仍有殘餘未被殲滅的火星14彈道導彈,考慮到北韓的核武數量最多只有數十枚,能生存下來的核彈頭數目其數量應該在十枚以下。如果這十枚左右的核導彈能活著射出發射車,美國將可動員另一套先進的導彈防禦系統進行「補漏」。

美國在太空部署有SBIRS早期紅外預警衛星,可以在北韓導彈發射的一刻就向美軍發出預警。此外由於距離北韓本土近,美軍部署在日本海的伯克級神盾驅逐艦上的雷達亦可於導彈發射之初捕捉到發射。另外部署在太平洋的海基X波段雷達亦能迅速發現北韓對美國本土進行的彈道導彈攻擊。此時神盾驅逐艦指揮中心將利用艦載計算機計算出導彈彈道及預測落點,並自動生成火控解算。並不需要多少時間,美軍部署在日本海的神盾驅逐艦就能利用SBIRS及雷達數據發射射程達到2500公里、燃盡速度達4.5km/s的標準3型IIA攔截彈(SM-3)對火星14進行早期攔截。由於火星14屬於液體導彈,加速度慢,加上助推段尾焰紅外特徵明顯。SM-3的LEAP動能獵殺載具(kill vehicle)的紅外尋標器(IR seeker)將很容易發現正上升的火星14導彈。因此大部分火星14導彈將在遠離美國本土的日本海上空,還未釋放出彈頭之前就被SM-3幹掉。

即使極少部分(數枚)火星14能躲過神盾系統及SM-3的攔截,由於火星14只能攜帶單個500公斤級小型彈頭才能飛抵美國,因此此導彈不能攜帶誘餌及突防裝置。此時,位於阿拉斯加的陸基中段反導(GMD)攔截系統將啟動,並對餘下的火星14及其核彈頭皮進行二次攔截。由於缺乏誘餌及突防裝置,裸奔的核彈頭將成為GMD面前的好標靶。即使仍然有1~2枚逃過GMD,美國仍有最後一次機會以部署在西海岸的神盾艦以SM-3進行末段攔截。美國的三層反導系統確保北韓等只有少量核彈頭及洲際導彈的國家對美國進行核攻擊時,有多次機會擊落來襲的導彈
結論:即使北韓有極少量導彈逃過美國先發制人式的常規或核攻擊,美國日漸完善的導彈攔截體系將確保這些核彈頭在命中目標前就在空中被擊落。

SBIRS導彈早期預警系統架構
SBIRS衛星,美軍已發射9枚衛星,足夠覆蓋全球,監控各國導彈發射
標準3型的發展,從Block IA到Block IIA
SM-3所用的LEAP動能彈頭
SM-3 IIA能對洲際彈道導彈的助推段及末段進行攔截
美國SBX海基X波段雷達,能夠探測到北韓的導彈發射
陸基中段反導(GMD)的攔截彈,有能力對ICBM進行全程攔截

總結

雖然北韓經過火星14型ICBM試射後獲得了對美國本土進行打擊的能力,然而美國前沿抵近部署的超強大常規及核打擊能力將在北韓導彈未射出前中和(neutralize)其威脅,即將它們摧毀在地上。另外多層式導彈防禦系統將在天基SBIRS預警系統及各類預警雷達的協助下充當「補漏」的角色,對漏網之魚進行早期攔截。由此可見,美國面對北韓的核訛詐,手上仍然有相當數量的牌可打,這些都是對美國有利的談判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