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9 January 2016

羅馬時代水力切割石材設施:技術發展與興衰(2)

古典時代的尾聲
The late-antiquity

風雨飄搖的世代

西元四世紀開始,關於水動力石材切割技術的描述出現在帝國西部的文字記載中。這包括四世紀詩人馬格努斯·奧索尼烏斯(310-395)作品中在德國西北部的大規模水力鋸石工場,尼撒的貴格利(335-395)的In Ecclesiasten(370年代以後)中亦有提及人們"以鐵和水切割大理石"。自四世紀結束以後,水動力鋸石機械的考古證據突然中斷,而更多後期證據的再次出現則要等到六世紀的東部帝國。在歐洲史中,漫長的五世紀(400-499年)是一段混亂的時代。四世紀末,羅馬帝國已於395年永久分裂成東西兩半,而五世紀伊始之際,羅馬亦早已不再是不可一世的洲際大帝國,西部帝國首都甚至由米蘭遷至拉溫納(402年)。持續不斷的政局混亂和嚴重的內戰已令國家實力大幅削弱,帝國境內的"蠻族"移民乘機起事。410年,對羅馬當局的剝削忍無可忍的哥德人亞拉裡克一世乘內部守軍空虛之際攻破永恆之城大肆劫掠,455年羅馬再被洗劫。五世紀中期,匈人侵襲早已搖搖欲墜的羅馬,為西羅馬的滅亡埋下伏筆。內憂外患,此四個字亦不足以形容五世紀的混亂。五世紀的後半段,西部帝國國勢有如自由落體,迅速萎縮的國土成了往昔榮耀的殘影。476年,最後一名西羅馬皇帝羅穆盧斯。奧古斯都被廢黜,西羅馬帝國正式滅亡(拉溫納的中央政府停止存在,君士坦丁堡的中央政府則繼續存在),奠定了西歐持續至今的分裂格局。西歐陷入逆城市化的時代,古典時代動輒數十萬人口的龐大城市遭到廢棄,永恆之城羅馬成了一個大農村,城市生活和文化消失,文盲上升,知識的承傳瓦解。除了西哥德人治下的西班牙地區,古典時代的知識和書本只零碎地保留在修道院內。運用水動力的工藝和技術很可能隨戰火,混亂和經濟崩潰絕跡於西羅馬帝國。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

正值混亂的世代,帝國希臘語的東部和拉丁語的西部卻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西部帝國土崩瓦解,然而經濟始終較強的東部帝國卻存活下來,直到一千年後的1453年才告徹底滅亡,因此亦有千年帝國之譽。跟五世紀相比,六世紀的情況有點複雜,六世紀東羅馬經歷大上大落,查士丁尼曾經企圖征服西方以恢復羅馬帝國的版圖,但他的嘗試以失敗告終。查士丁尼治下亦曾經經歷君士坦丁堡的反對高稅的尼卡暴動,平息後查士丁尼大灑金錢重修宏偉的聖蘇菲亞大教堂。然而連年征戰和後期災難性的查士丁尼大瘟疫令戶口大減,兵源萎縮,稅收減少,國庫空虛。而另外兩個關於自動化水力石材處理的考古發現皆出現在這個大背景之下。

建於六世紀的聖蘇菲亞大教堂,其落成的迅速,抗震的技術,宏偉的氣勢至今仍令人讚歎

以弗所概述

以弗所是羅馬帝國和東羅馬帝國在愛琴海東岸的重要海港商業城市,位於土耳其度假城市古爾達斯東北約18公里。值得一提的是,以弗所城位於發現三世紀石棺群的希拉波利斯正東方,兩城距離只有180公里(騎馬一天內可達)。它早在希臘統治時代已開始發展,因商貿致富,古典時代七大奇跡的亞底米神廟(Temple of Artemis)就位於以弗所。前3世紀時建的利西馬科斯城牆就至少有9公里長,牆內面積400萬平方米(4平方公里),全盛時期估計有逾20萬人口,城內居民由四條水道橋供應乾淨淡水,此城屬於地區性的都會中心。拜占庭時代以弗所的規模已大幅萎縮,拜占庭重修的城牆面積大約只有希臘化時代的1/5-1/4,人口估計約只有數萬人。城市南邊依山而建,山勢提供了水的落差,是建造水動力工廠的絕佳地點。

以弗所的地標: 塞爾蘇斯圖書館(Library of Celsus),目前的以弗所古城是土耳其最重要的旅遊景點之一,也是土耳其著名的「貓城」
以弗所的地圖,外城牆建於西元前3世紀羅馬人統治前,可見拜占庭城牆的內部面積遠比希臘化時代小

發現地點

以弗所古城發現的水動力石料切割是少數發現遺址的同類工廠之一。遺址本來是羅馬時代城內權貴的豪宅,考古學家稱之為山坡屋2號,總面積約43,000平方呎,設有大量精美的馬賽克地版,壁畫,中庭,自來水入屋和中央恒溫系統。1969至1985年間,奧地利考古研究所(Österreichisches Archäologisches Institut,ÖAI)對二號屋進行發掘,意外發現了數塊追溯至拜占庭時代未完成切割的大理石。

以弗所的山邊豪華住宅群,為保護遺跡,現時由鋼結構穹頂覆蓋
二號屋的平面圖

石頭在說話

水車所在地點的格局則是兩塊待處理的石材夾著一條中間排水用的溝渠,按此推斷,提供動力的水車應該位於兩塊有待處理的石材中間。據推算,考慮到室內空間和供水口的位置,能容納的水車直徑約2.8米,能同時處理兩塊並行排列的大理石。考古學家最感興趣的是兩塊石上的切割痕,通過分析這些切割痕考古學家就能推斷機器是如何運作的。這兩塊石向內那面的刀痕顯示兩塊大理石的裡則被一致的由上而下切開,這些刀痕必定來自上一輪已經完成的切割工序(見下圖綠色箭嘴)。完成一輪後兩塊大理石材被移至新的位置,並重覆新一輪的切割工序。然而這新且的工序顯然並沒有完成,考古學家發現每塊大理石上有兩條平行且同深度的新切口(桃紅色箭嘴),這兩條新切口只有一隻手掌(約10cm)深,由此推斷每組機械石鋸上應該是雙列刀片設計,證據指出水車驅動的石鋸共有兩組,每組兩塊刀片,同時間切割兩塊大石料(每輪工序完成時皆產生四塊石板)。當工序因不明原因中止後,石料則被棄置於原地。

鋸石工場原址
石料(右) 黑白邊緣銳化
石料(左) 黑白邊緣銳化

新的設計

這六世紀的東羅馬自動化石材切割機是研究古典時代末期科技史的重要考古發現,將之與三世紀的棉花堡設計相比。新設計的優點非常明顯。首先,棉花堡設計佔用大量空間,適合於戶外作業。然而以弗所的水車置中,石材並排式設計則節省空間,能輕易安裝在室內的工廠,亦可全天候運作。每組石鋸雙刀片設計是重要的創新,只要水車能提供足夠功率,即可使效率增加一倍。對於未完成切割痕的分析顯示石鋸應該設有固定框和滑動軌以將刀片維持在正確的位置。overshoot式水車亦能為機器提供最大的功率,而古羅馬人將滾珠軸承應用在水車的軸上,也改善了能量轉換的效率。這種設計的自動化鋸石機械基本上是全自動的,只有在添加耗材(磨蝕劑),加水冷卻和每輪工序完成時將石料移動到新位置才需要人手。比起三世紀的初步發展,考古證據顯示即使在四和五世紀的混亂中,石材切割自動化的技術得到進一步的完善,精確性,安裝的方便性和效率均有進一步的提高。

考古復完圖,每組鋸上的雙刀片設計清晰可見

小結

以弗所機械化鋸石工場是首個出土的水力石材切割工廠的考古原址,也是最早能百分百肯定是被自動化機械而非人手切割的石料實物,具有重大的考古價值。對石料上切痕的分析和現場的佈局對於重構本來的機械設計彌足珍貴。雖然此設施無法準確測年,然而我猜測自動化技術的發展或許受到了查士丁尼年間大興土木所製造的需求衝擊,以及毀滅性的大瘟疫造成的人口減少和工資飛漲所刺激。雖然沒有確實證據證明,一切只流於猜測,但從經濟學的原理而言存在這種可能性(同樣的勞動人口稀缺,工資飛漲的現象亦發生在十四十五世紀黑死病蹂躪過後的西歐,並且是誘發文藝復興的其中一導火線。後者年代的工資有更多文獻記錄支援,但考慮到查士丁尼瘟疫的殺傷力不亞於黑死病,同樣的高工資現象亦理應出現在六世紀的東羅馬帝國)。東羅馬的存活協助保存了古典時代的技術成果,亦對新設計的產生提供了基礎。

參考資料
Grewe K.(2007, 2010) Bautechnik im antiken und vorantiken kleinasien: Die Reliefdarstellung einer antiken Steinsägemaschine aus Hierapolis in Phrygien und ihre Bedeutung für die Technikgeschichte/Structural engineering in Antiquity and pre-antiquity Asiaminor (German), retrieved from: http://www.klaus-grewe.de/pdf/grewe.pdf and
Marcellinus A.(2001)Water Mills at Amida.

在阿拉伯沙漠邊緣的登峰造極
Development at the edge of Arabian desert

傑拉什概述

傑拉什古城位於今約旦境內,距約旦首都安曼北面48公里,是在中東地區其中一個保存最完好的羅馬古城。傑拉什建城於公元前四世紀,有史料指出希臘化的傑拉什起初由亞歷山大大帝所修。公元前68年,該城被吸收入羅馬的敘利亞行省中。該城城牆內面積約80公頃,比意大利名城龐貝(66公頃)稍大,全盛時期人口約20,000到25,000人,屬於中小型的城市。該城於749年被強烈地震毀滅而廢棄。遺址由1930年代開始被發掘,至今已為考古學界帶來不少的重大發現。此次介紹的石材切割設施亦為其中一最重要的發現。

約旦傑拉什的地標:橢圓形的廣場別具特色
傑拉什平面圖,至少半個古城目前仍然埋在現代的城鎮地下

發現地點

此次發現自動化石鋸的地點位於傑拉什的亞底米神廟(Temple of Artemis),這裡的考古發掘自1930年代已經開始,但石材切割工場則要到2000年代才被法國近東研究院(Institut français du Proche-Orient)發掘並發表。放置水車的室內空間呈長方形,長8.65米、寬6.65米,其中一面牆上有明顯的凹坑,凹坑連接地下的排水溝,考古學家相信水車和供水口皆位於牆上的凹坑內,同時被發現的有用來安放水車車軸的承托石塊亦被保留下來。在長方形的房間裡發現了兩節橫臥圓形石柱鼓,兩者直徑皆為1米,而長度分別為1.51米和1.67米。室內空間的測量揭示這兩根石柱顯然並非建築物的一部分。這兩根橫臥的石柱上的縱向切割痕皆清晰可見,這地方曾存在過石材切割工場的證據顯得非常強烈。考古學家相信,此設施建立的目的旨在回收處理更早期建築的圓形立柱並將之轉換成石板,以達廢物利用之效。石材切割加工設施的年代必定在五世紀後(五世紀前這裡是神廟),亦必定在公元749年此城遭地震摧毀前,估計工場在查士丁尼年間(527-565年)有運作。

傑拉什的亞底米神廟(Temple of Artemis),始建於公元150年,東羅馬期間被改為石料工場
安裝水車的室內空間,中央的供水口和排水溝清晰可見
其中一根被切割過的圓柱
被切割過的石料特寫,三組每組四條同深度完全一致的鋸口清晰可見,顯示機器每組鐵鋸共有四片刀片同時工作

至臻完善的技術

傑拉什水車石鋸的設計和佈局和跟以弗所出土的非常相似,同樣是位於中央的overshoot式水車帶動左右兩組平行的石鋸進行切割工序,而且跟以弗所鋸石工場追溯至相近甚至是相同的年代。此發現更引人入勝之處,乃在它包含了所有先前發展過的技術結晶,並且將效率發揮到極致,這也是它之所以重要的原因。它結合了並行式設計、室內安裝、overshoot式水車、傳動曲軸、滑動軌、多刀片設計。這些都是已有的發明,但它獨特之處是將已有設計推至巔峰。提供動力的overshoot式水車寬50厘米,直徑有4-4.5米,直徑是以弗所鋸石場水車的的1.6倍,比前者能提供更大的功率和動力。以圓石柱上的鋸痕分析,平行的鋸痕數量雖然共有12條,但它們呈現出以4條相同深度的為一組的特點,3組深度不一,但每組內深度一致的事實指出石鋸每組共有4片刀片。以兩組同時工作計算,每輪工序皆可產生至少8片石板,比起以弗所設計的4片足足翻了一倍。更多的並行刀片也解釋了水車更大的直徑,因為更多的刀片需要更大的動力驅動。傑拉什的水動力鋸石設計,比起三世紀石棺上的設計,可以同時處理的石板翻了四倍。羅馬自動化鋸石的發展則在這阿拉伯沙漠邊緣,約旦河東岸之地發展至極限。

傑拉什水車復完圖

水動力的局限性

從上述例子可見,通過運用水的動能和勢能,此設計已將能榨出的效率推至極限,然而以水作動力源本身有極大的局限性,水車能提供的能量密度並不太高。以水流流速2m/s,經過水車後減至1m/s,水道闊和高分別為50cm,落差4.5m計算(每秒500公升水流),理論上能最大可利用能量只有動能750J/s*和勢能22,500J/s**,即總計23.25kW(若計算90%損耗則為2.3kW可用功率,真實能被水車利用的功率則在個位數字)。雖然最早的18世紀中期蒸汽機的功率也只在18-30kW,然而水車只能通過加大輪徑、寬度和水流流速獲得更大的功率,而增加三個變數皆非常困難,尤其是大輪徑水車並不適合overshot設計,而undershot設計功率遠低於前者,參考20米直徑的敘利亞哈馬超大水車。而蒸汽機的進步空間很大。相比之下,每秒燃燒0.1公斤的煤已能提供理論最大2,400kW的能量輸出,為傑拉什水車的百餘倍以上。進一步的發展需要質的躍進,在缺乏比水力更強大的動力源的情況下,傑拉什水車已屆同類技術及將水動力機械發揮至實用的極限。

考古重建

雖然羅馬存在水動力石材切割技術的考古證據已經非常充分,但為進一步得到更多有用的技術數據,分析機械的效率、工作方式和比較人手和機械的優劣,現代工匠有按考古報告進行復完。2006年德國羅馬—日耳曼中央博物館的Fritz Mangartz以以弗所水力切割機作藍本進行復完,在充足的動力下,單塊刀片能於1小時內在2.8米長的大理石上切割6.75mm(6.75mm/hr),即產生190平方厘米的石板。當然,切割進度會因動力源的功率大小和石材的硬度而有所差異,例如柔軟的砂岩比起較硬的石材需要更短時間完成切割工序,但總括而言,比起純粹用人力進行切割,使用單刀片機器已能將效率提高12倍。在動力充足的情況下採用多刀片設計將能進一步提高並行處理的效率。此外法國圖爾大學的Jacques Seigne亦對同類技術進行復完並成功對樣本石材進行功割,Jacques Seigne的還原顯示若單以刀片框加上重物以將刀片壓向下方,這設計可能會阻礙添加磨蝕劑,他認為真正的石材切割機械可能有滑輪配重裝置,以便於在必要時升起鐵鋸並在切口添加幼沙。部分流經水車的淡水亦有可能被分流至石材之處用來潤滑及冷卻刀片。總括而言,近年的復完基本上是成功的,並且驗證了同類水動力自動化機器的可行性和超過人手切割的效率。於2006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伙同法國近東研究院(Institut Français du Proche-Orient )和約旦王國文物部於傑拉什原址重建了水車石材切割設施的全尺寸可運作模型,重建工作在2009年完成並開放予遊客參觀。
工作中的復完石鋸
2009年起安裝在原址的復完石鋸

*釋放動能=.5*500kg/s*2m/s^2 - .5*500kg*1m/s^2 = 1000J/s - 250J/s = 750J/s
**釋放勢能=500kg/s*10m/s/s*4.5m = 22,500J/s,可見增加水車功率勢能比動能更重要,這正是overshot設計的優點

參考資料
Mangartz F. (2010) Die byzantinische Steinsäge von Ephesos. Baubefund, Rekonstruktion, Architekturteile
Monographien des Römisch-Germanischen Zentralmuseums, vol. 86, Darmstadt, Römisch-Germanisches Zentralmuseum
Grewe K.(2007, 2010) Bautechnik im antiken und vorantiken kleinasien: Die Reliefdarstellung einer antiken Steinsägemaschine aus Hierapolis in Phrygien und ihre Bedeutung für die Technikgeschichte/Structural engineering in Antiquity and pre-antiquity Asiaminor (German), retrieved from: http://www.klaus-grewe.de/pdf/grewe.pdf and http://www.traianvs.net/pdfs/2010_15_grewe.pdf

接力賽/後記
Relay of mechanization technology/Summary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就目前的考古發現而言,六世紀以弗所和傑拉什的水動力鋸石工場是同類技術的登峰造極,但亦是同類技術的最後輝煌。這兩個遺址之後,水動力鋸石技術的考古證據似乎憑空消失在歷史長河中。與大起大落的六世紀相比,接下來的七世紀又是一個從高峰急降墜落的過程,而逐漸希臘化的東羅馬帝國亦幾乎被推至滅國的邊緣。首先,由於查士丁尼瘟疫的蹂躪,東羅馬帝國人口損失慘重,軍隊實力被大幅削弱,七世紀初面對宿敵薩珊波斯的攻勢節節敗退,並損失了大量土地。兩國漫長拉鋸戰的於公元627年達到高潮,東羅馬帝國在名將希拉克略的帶領下在尼尼微戰役中決定性地擊敗了薩珊波斯的軍隊,兵圍對方首都泰西封,終逼使薩珊波斯嘔出所有曾征服的土地。漫長的戰爭和瘟疫耗盡了東羅馬和薩珊波斯的國力,而兩國皆不知道,另一股從阿拉伯沙漠的勢力將以破竹之勢席捲整個地中海地區。在亞述古都尼尼微大敗於東羅馬軍隊之手後不足十六年,薩珊波斯還沒有時間恢復元氣就被如潮浪洶湧而至的阿拉伯大軍徹底消滅。而東羅馬的情況亦不見得比它的宿敵好。東羅馬剛剛從和平條約失而復得的土地,又再一次遭阿拉伯大軍吞噬,當中損失的包括帝國的糧倉埃及和學者之鄉敘利亞。674年,羽翼已豐的阿拉伯帝國認為拿下君士坦丁堡的時機已經成熟,於是派海軍企圖封鎖君士坦丁堡的糧食海運,並派大軍乘機進攻。677年,東羅馬帝國海軍終於出動了它的秘密武器,在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達達尼爾海峽中間的內海馬摩拉海向阿拉伯海軍投放了希臘火。阿拉伯海軍在安裝有噴火器的東羅馬輕型軍艦前全軍覆沒,死傷18,000人。718年另一次動用了1800軍艦的總攻亦同樣收場,阿拉伯人的攻勢亦暫告一段落。

七至八世紀的東羅馬面對近乎不斷的戰爭,國庫耗空,雖然守城戰非常成功,保住了君士坦丁之城,但國力亦降至低點,大型的公共建設幾乎已完全停止,石材需求疲乏。在缺乏需求之下,自動化的石料切割和大量生產失去了其作用而被棄用,而戰爭亦使學術研究遭到摧殘和忽視。但羅馬帝國經歷幾百年發展和完善的水動力工藝就此消失在歷史中嗎?真實的情況並不是這麼簡單。早在四世紀,文獻已記載利用水車動力的工藝傳至波斯甚至印度。當阿拉伯帝國成立後,它亦經由東羅馬和歐洲西端被征服的伊比利亞半島地區獲得了大量希臘羅馬的文獻手稿和人材。東羅馬/拜占庭跟阿拉伯人的敵對並沒有阻斷兩地學者的交流,數學、天文、醫學、自然哲學、機械、文學、哲學等希羅的古典學術經由東羅馬/拜占庭傳到阿拉伯人的手上。希臘化的東羅馬,後世稱之為拜占庭帝國,就如此成為了西學東漸的一條重要橋樑(另一條是西哥德人的伊比利亞半島,同樣被阿拉伯人征服)。

帝國恩仇記之高懸的新月

阿拉伯帝國的領導者面對新近傳入的知識和科技表現出開明的態度,七至八世紀開始,阿拉伯的學者亦如飢似渴的吸收著希羅文明的精華。八世紀起,阿拉伯帝國境內出現圖書館。九世紀初,巴格達智慧宮的成立標誌著學術的發展得到國策支持。智慧宮的建立最初是為了翻譯古希臘和古羅馬流傳下來的古書和文件,在國力的強盛和相對開放開明的宗教和民族政策下,阿拉伯學者可以跟基督徒學者、猶太人學者、庫爾德人學者、波斯學者共同進行研究,巴格達成為了中東地區的教研中心。同樣百花齊放的情形亦出現在阿拉伯治下的西班牙,哥多華成為數十萬人口的大城市,學者雲集之地。而相比之下,除去君士坦丁堡外,歐洲其他地方的城市最大只有兩三萬人,並且大部分人皆是文盲。在這種情況下,阿拉伯世界承傳了希羅的知識體系,並將之發揚光大。水動力和水車的技術、曲柄、活塞、各式機械技術在阿拉伯世界普及,水動力的應用亦相當普遍。伊斯蘭黃金時代建基於希臘羅馬文明成就的基礎上,在這之前的1000年前,羅馬吸收了希臘人的技術,後來東羅馬人利用君士坦丁堡的高牆保護了羅馬的知識,後來阿拉伯人從國力漸衰弱的東羅馬人獲得到這些古典知識,就如接力賽一樣搶救了前人智慧的結晶。因此學術承傳並沒有真正斷裂,只是在不同的文化體系中得到承傳。

歐洲的覺醒和崛起

在阿拉伯世紀蒸蒸日上的同時,被所謂「蠻族」佔據的歐洲卻在沉沉昏睡。歐洲第一次嘗試重新引入學術是在加洛林王朝時代(8-9世紀),史稱加洛林文藝復興。後來來自北歐的維京人大肆劫掠蹂躪西歐,亦令修道院中的零碎保存的知識再受毀滅性打擊。西歐真正驚覺自己落後要待到十字軍東征的時代。十字軍東征是西歐和伊斯蘭世界重要的接觸事件,阿拉伯人和拜占庭人先進的科技知識大大震撼了西歐遠征軍。遠征軍的補給需求亦在某程度上使地中海的海上貿易得以恢復。11-13世紀,古典時代的知識和阿拉伯科技再度傳入中世紀末期的西歐,並得到某些具學識和遠見的教宗如西爾維斯特二世(公元946-1003)等推崇。據文獻記錄,1086年僅英格蘭已有5,624座水車。同時期,西歐的建築、藝術、經濟和技術得到長足發展,水動力亦再次得到廣泛應用。13世紀,基督教勢力的西歐對伊比利亞半島上殘餘的伊斯蘭教勢力步步進逼,並逐步完成對整個半島的征服,阿拉伯的科技知識亦由此流入西歐;1204年,威尼斯十字軍對君士坦丁堡的掠奪亦令更多古典時代的知識傳回西歐。水動力在西歐再次被應用在磨坊、石材處理、礦石壓碎、冶煉等工業上,通過大型水車驅動風鼓的自動化煉鐵煉鋼的高爐亦在最遲1226年在北意大利投入使用。15世紀,已風燭殘年的千年帝國拜占庭搖搖欲墜,大批操希臘語的學者流亡西歐,不少獲各北意大利的城邦所招攬。加上早前傳入的阿拉伯知識,學術和先進的自動化工藝再次在西歐的土地上興盛。文藝復興在十五世紀末十六世紀初由達文西(1452-1519)、米高安哲羅(1475-1564)等巨匠,伴隨1492年哥倫布的地理大發現達至巔峰,也奠定了西歐文明在世界文明延續至今的統治地位。

後記

羅馬帝國的水動力機械化是目前考古證據最早的早期工業化,而利用水力切割石材的技術發展亦顯示出對經濟誘因的反應。利用水車動力源提供的有限能量局限了羅馬時代早期工業化和機械化的發展。至於為何羅馬沒有進一步使用二世紀發明的早期蒸汽機取代水動力,這到目前仍是一個學術界爭議不休的議題。其中一個可能的解釋是需求和供應的錯配。羅馬帝國產煤的是不列顛地區和萊茵河谷地區,而技術人才雲集、自動化石材處理工業發達的是地中海東岸。有煤的地方成品供求市場不發達,而安納托利亞、約旦、埃及等地則沒有煤礦,它們跟煤產地相差幾千公里,註定蒸汽動力會因沒法獲得充足而便宜的燃料供應而胎死腹中、淪為娛樂皇室貴族的玩具。無論真相如何,羅馬帝國史上曾興起的水動力石材處理技術,和這種機械技術知識在羅馬帝國衰亡後經東羅馬/拜占庭—阿拉伯帝國—再輾轉回到西歐的接力賽,仍是古典時代科技史上引人入勝的一節。

——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